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全职/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LL果厨 长情不改

长欢歌/ABO 2

又名意义不明的日常(?)

ABO 日常

喻黄/双花/林方/韩张/伞修/双鬼/方王/昊翔/江周

肖戴/莫橙/杜柔

时间线:世邀赛总决赛起,会适当处理退役问题。主要剧情都在夏休期,赛期较少

不写比赛好费脑子的(?)

后期有怀孕生子。有车(一不知道怎么推进剧情就用车凑字)不虐不刀

伞修的处理方式…。参照神夏里夏洛克的处理方式(?)

篇幅不定更新,保证日更

不弃坑。保底字数大概是五万

——

正文 chapter 2.

主场:林方喻黄

这边方士谦和王杰希收拾收拾准备踏上人生的新旅途,那边另一位方姓人士正抱着手机看特别关心到处乱跑的定位。今天是伦敦,明天在格洛斯特,后天一晃跑到巴黎去了,气得方锐恨不得飞过去把他揪回来。

国家队回国那天林敬言是在罗马,方锐看着手机苦大仇深。一边的黄少天毫不客气笑出声,巴拉巴拉一大堆反正不是什么好听的话。方锐瞪他,他继续巴拉巴拉,方锐再瞪,他继续继续巴拉巴拉。回国当晚的庆功宴,国家队队员都喝了不少,叶修捧着杯子就差躺地上直接睡着。苏大美女咬着杯壁眨巴眨巴好看的眼睛望着神志不清的叶修,叹了口气喊方锐帮忙把他架到边上的沙发上。谁知方锐刚把叶修放下,自己也往前一扑,扑在叶修边上瘫着不动了。苏沐橙无奈,猛然听见方锐嘴巴里叽里咕噜在说什么,她蹲下来听然后噗嗤笑出来。

方锐:“老林…你个混蛋居然一个人在外面玩……都不回来看我……”

苏沐橙摇摇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三两下翻出林敬言的号码,给他去了一条短信:

“方锐大大想你啦!真的不回来看看他吗?”

谁知道林敬言秒回:

“啊?我在你们兴欣门口。”

苏沐橙尴尬,尴尬到手指顿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回。最后她相当无力地回了一句:

“那个…林大大,我们还在北京呢,在庆功宴……”

林敬言那边也显然沉默了,苏沐橙都可以想象他尴尬的面部表情。

这时候喻文州看苏沐橙僵硬地蹲在沙发边上,疑惑地走过来问怎么了。苏沐橙把手机屏幕上的聊天记录给喻文州看,喻文州也无语了很久。这时候手机叮地一声响,林敬言又回了好几条:

“我在兴欣网吧看到你们老板了。”

“明天你们回来吗?”

“回来的话我就在你们这住一晚吧。”

“好。”

苏沐橙回了一个字。

“林敬言前辈……还真是不动声色的可怕啊。”

喻文州笑着搭话。也是,不声不响地就从罗马飞回国,结果飞在杭州,竟然把庆功宴给忘了。这会儿苏沐橙看了眼皱着眉头睡着的方锐,伸手把他手里的手机抽出来放在一边也索性不再管。

喻文州转身回席,却猛然感到一股不大正常的信息素飘过来,他回头,苏沐橙也用意外的眼神看着他。

是Omega的信息素。这股气息来得突然,一下子就蔓延到整个屋内。屋内不是Alpha就是Omega,对信息素都极其敏感。原本嘈杂的屋内顿时就安静了,连刚刚还在和张佳乐拌嘴的黄少天也瞬间住嘴,除了睡着的叶修和方锐,其他十一号人的视线同时聚焦在那股信息素的来源——方锐。

“怪不得他这么想见林大大,是发情期到了啊。”

苏沐橙咳了一声,轻声解释。楚云秀皱起了眉:

“那怎么办?我们这有没有没有Omega 的Alpha?很危险的。”

剩下十个人把视线从方锐转移到楚云秀身上。

楚云秀就是那个没有Omega的Alpha。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现在还清醒着的要么是喝得不多的,比如喻文州、张新杰和两位女性,要么是酒量貌似还可以的,比如王杰希、李轩和肖时钦。剩下的黄少天、张佳乐、唐昊和孙翔这三个战斗力惊人的Omega和一个Alpha都快把房顶掀了,周泽楷傻笑得像朵花似的坐在那发呆,也不知在想什么。

喻文州问:

“谁带了抑制剂?”

苏沐橙摇摇头:“我发情期还早。”

张新杰:“我也是。”

王杰希没说话。喻文州也放弃问他。方士谦现在正盼着王杰希发情期赶着完成标记大业呢,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让他带着抑制剂。

黄少天那边喻文州清楚,他的抑制剂一直都是由自己保管的,今天没带。张佳乐……

“我!”

喻文州刚想着张佳乐什么情况,就听张佳乐大喊了一声。喻文州刚惊叹了一句张佳乐前辈去了霸图就是不一样,现在这一嗓子,霸气雄图扛把子风范。

“哎,大孙给我放哪了……”

张佳乐吼完那一嗓子就蹲椅子后头翻外套去了。喻文州看着他翻完左口袋,把手从左口袋拿出来,把外套翻了个面,再把手伸进左口袋。嘴里还嘟囔着“哎怎么两个口袋都没有……”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

张佳乐的境界已经不是左右不分了,他觉得左边是左边,右边还是左边。

喻文州看了眼孙翔,再看了眼唐昊,然后面无表情地继续把视线移开。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感受到喻文州在看他,面若桃花地抬头与喻文州对视,呆毛晃得很有节奏。

“周队,你……”

周泽楷点点头,摸了摸口袋,再摇摇头。

喻文州觉得自己超厉害,居然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

喻文州又觉得很烦躁,他再回头看沙发上瘫着的叶修。苏沐橙摇摇头:

“叶修那里没有……我翻过他口袋了。”

然后她顿了顿,接了一句:

“为什么我们不派个人出去买一下呢?”

“周围五百米内没有药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就在喻文州寻找抑制剂的这一分钟内,方锐那边已经起了反应。酒精一催化,他身体热得不行。苏沐橙担心地守在一边,把求助的眼光投向喻文州。可相应的Alpha不在,发情Omega的信息素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消除影响的。楚云秀怕出事,早就从包间出去了。

Omega发情,没有抑制剂。这是篇肉文的标准开头套路。

Omega发情,没有抑制剂,Alpha不在,这是篇狗血扯淡的非主流非典型开头。

苏沐橙再一次翻出手机:

“林大大,方锐发情期到了。我们都没带抑制剂,你能不能想办法飞过来?”

林敬言无话可说。他现在躺在上林苑里方锐的床上,床上残留着方锐的气息,他对着手机,手机告诉他他的Omega发情了,然后他没法过去。

这时候黄少天拍案而起,一个字都没说!

他猛地拉开门,把门外的楚云秀吓了一跳。

然后他看准一个女Omega服务生,三两步走上前去。

“嗨美女晚上好啊!是这样的,我们这间有个Omega发情了,你有没有抑制剂啊?你看我们都是Omega,Omega要互相帮助对不对?我们这边还有Alpha很危险的你知道!万一搞出什么事来在你们店里也不好处理啊。所以……”

“那个……我是Beta……”

这个服务生尴尬地端着盘子看比他高半个头的Omega。妹子不玩《荣耀》,也完全不认识黄少天。当下这个醉醺醺的Omega冲上来就问她借抑制剂,就像自己走在路上有个陌生男子冲上来就问她:嗨美女,有卫生巾吗?我一朋友大姨妈来了!

最重要的是这陌生男子把自己认成了Omega,话还尤其多。场面一度尴尬到让人泪流满面。

一边目睹全程的楚云秀终于看不下去了。

“去去去黄少天你回去吧你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

楚云秀刚听黄少天巴拉巴拉一大段多多少少也明白了。她把黄少天赶回屋内,喻文州看黄少天泪流满面地回来了,连忙走上去问怎么了。黄少天把刚刚的事复述了一遍,还没复述完就见楚云秀推门,显然被一屋子的信息素气味冲得脸色不大好。她把抑制剂交给苏沐橙又转身出门。苏沐橙把抑制剂给方锐吞下去,黄少天还在说。喻文州也不知有没有在听,反正屋内信息素气味终于是浅淡下去,他松了口气。黄少天不满了,借着酒劲搂着喻文州脖子就闹:

“哇队长你不听我说话你居然不听我说话!你关注方锐都不听我说话!你知道我刚刚多丢人吗!哎我刚刚说到哪了我不记得了……”

有人听你说话才奇怪好吧,说一句黄少天说一句树就够丢人了。

喻文州把视线从方锐身上转移到身上挂着的Omega上。他伸手,在黄少天腰上掐了一把。黄少天唔了一声安静下来,喻文州微微低头吻上黄少天的额头,双唇从额头下移到黄少天耳畔碰了碰。

什么你问我其他人的反应?国家队十三个人只有这两个是双双都在,你觉得呢?

庆功宴结束后回了酒店,也有人三三两两地到酒店报道,比如孙哲平和方士谦。用过抑制剂的方锐安稳下来,苏沐橙照顾着先让他睡了。这一夜国家队员终于完全放松下来,回归故土的感觉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第二天仍是夏休期内,张佳乐赖在了北京不走,其他人各自飞回了各自的城市。方锐上飞机的时候还是一脸呆滞,显然还没睡醒。宿醉、发情、抑制剂带着的些许安眠成分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不起来。好在兴欣一行人是清一色的Omega,互相还能有个照应。

飞机平稳地落在杭州的土地上,睡了一路的方锐终于清醒过来。三人穿过特别通道,刚出机场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

“沐沐!”

苏沐橙抬头一看,陈果站在不远处招着手呢。身后跟着唐柔、莫凡,仔细一看兴欣战队的所有人都到了。苏沐橙惊喜地笑出声,哎了一声就奔过去。叶修终于点起了烟,满满地吸了一口再吐出来。那边苏沐橙和陈果抱了个满怀,唐柔凑上去,三个姑娘抱成一团笑得尤其开心。嘻嘻哈哈一阵之后,苏沐橙看到了一边傻站着的莫凡,笑起来走过去抱了抱他,用并不响亮的声音对莫凡说:

“我回来啦!”

莫凡别扭地点点头,伸手圈住了苏沐橙纤细的腰部。

叶修手上一用力,一股不爽涌上心头。他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把烟蒂往地上一扔碾灭。魏琛走过来一脸不怀好意:

“还沉浸在嫁女儿的悲伤里不能自拔呢?”

“去去去,什么女儿。”

“长嫂如母啊。”

魏琛继续笑得猥琐。

叶修反应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骂:

“滚你的长嫂如母。”

方锐东张西望,就是没看到那个非兴欣分子。

“找什么呢方锐大大?”

终于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方锐回头对上林敬言微笑的脸:

“林大大真蠢,居然回国就往杭州飞。”

方锐显然看过了苏沐橙和林敬言的聊天记录。林敬言无奈地摇摇头:

“我真把你们庆功宴给忘了。”末了立刻话锋一转,“你发情期还好?陈老板说过会你们兴欣还要聚一下。”

方锐白了他一眼:

“目前问题不大。你这两天住哪啊?我房间?”

“嗯。”

“行吧。我去和老板说一句我先跟你走了。”

方锐跑过去跟陈果说话,林敬言提着方锐的行李箱看着他的Omega。他和他分开的第一年就收获了两个冠军,其中一个还是世界级的。

他听得见兴欣拿下总冠军时那句“老林,看到了吗,我,总冠军!”

方锐走得比他远,比他还好。但是林敬言仍然很开心,不为别的,因为方锐是他的Omega,是他深爱的人。

林敬言和方锐一样喜欢着《荣耀》,他很遗憾一直到退役都拿不到冠军,但是方锐夺冠的那份欣喜分明毫无遗漏地过渡在他身上。他有时候想想张佳乐再想想孙哲平,觉得自己好像比他们两个还好点呢……虽然这么想有点对不起张佳乐。

林敬言想着想着就笑起来了,回到他身侧的方锐看着一脸傻笑的林敬言懵在原地。还好林敬言立刻反应过来拉起方锐的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兴欣网吧去了。

这出租车司机还是个《荣耀》粉,看到方锐激动得不行,话多得堪比黄少天。看方锐和司机聊得起劲,林敬言也不插话,偶尔听司机问两句关于自己的事,就见方锐相当自豪地接话:

“对啊,他就是林敬言,第一流氓!”

到地方后司机要了方锐和林敬言的签名,许久不给人签名的林敬言手倒有点生了。司机捧着两人签过名的那个小本子盯着看,方锐看他发动开走的时候颇有Z字抖动的风范,担心他别开在大马路上翻车。

林敬言左手方锐的行李箱,右手方锐的手,笑着问他:

“还第一流氓呢?”

“是啊。唐昊那小子怎么比得过你啊。”

林敬言不接话就是笑。他当然懂方锐的意思。

“老林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第一。”

两人手牵着手好不容易进了房间,方锐一下子就放飞自我了。一路上因为残余抑制剂和刻意的压制无法散发的信息素两秒内立刻充斥整个房间,方锐挪到林敬言身边,抬手摘下林敬言的平光眼镜,凑过去轻声:

“林大大,我们开始吧。”

TBC——

下章开(cou)车(zi)快的话今天能发←不存在

1←前情

3←后文

评论(5)
热度(191)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