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圈名越长终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偶尔写血族
全职高手/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主页长期点文
LL果厨 长情不改

日常厚颜无耻求评论
评论的大佬!您想看什么我写什么!

长欢歌/ABO 8

又名意义不明的日常(?)

ABO 日常

喻黄/双花/林方/韩张/伞修/双鬼/方王/昊翔/江周

肖戴/莫橙/杜柔

时间线:世邀赛总决赛起,会适当处理退役问题。主要剧情都在夏休期,赛期较少

不写比赛好费脑子的(?)

后期有怀孕生子。有车(一不知道怎么推进剧情就用车凑字)不虐不刀

伞修的处理方式…。参照神夏里夏洛克的处理方式(?)

篇幅不定更新,保证日更

不弃坑。保底字数大概是五万

——

正文 chapter 8.

主场:全员

王杰希低头看着手机,眼前的阳光突然就被挡住了。熟悉的信息素让他不用抬头就知道来人是谁。王杰希带着墨镜,按灭手机屏幕,抬头看了方士谦一眼。Alpha手上拿着一把遮阳伞,见到王杰希才撑开。八月的纽约还是很热的,方士谦生怕Omega给晒昏了。(纽约纬度超过40°,所以相比能让非洲哥们中暑的帝都来说还是比较友好的)

“迟了将近十分钟,放在张新杰他能给你啰嗦一星期。”

王杰希跟着方士谦往方士谦的住处走,瞥了一眼迟到的Alpha随口抱怨。

“不好意思啊小队长,在地铁站卡了好久。”

“人多?”

王杰希毕竟不是张新杰,迟就迟了,十分钟不到也不是什么大事。这时方士谦给他打着伞拖着他的行李箱,他自己就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揣,双手插在裤袋里。

“嗯,差点挤死在出口。”

方士谦偏头看王杰希,王杰希白色短袖衬衫,最上两颗扣子解开,半截锁骨露在外头,方士谦的第一反应是想在王杰希那露出来的半截锁骨上印上吻痕。亚麻色的长裤包裹着王杰希一双长腿,裤脚堪堪遮住脚踝,王杰希迈腿往前走的时候,脚踝露出来一大半,细瘦白净。王杰希的身体看起来相当年轻,还带着方士谦与他初识时的影子。

“你看什么呢?”

Omega早就意识到了Alpha的视线,王杰希瞥到方士谦从自己的侧脸看到脖子,最后竟然盯着自己的鞋子使劲望。啥,自己鞋子怎么了吗,不脏啊?

王杰希有点疑惑地偷偷瞟着自己的鞋面,就听方士谦尴尬地咳了一声:

“没什么。”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心说鬼才信。他突然觉得刚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方士谦的眼神露骨到像要把自己扒了似的。

方士谦的住处在纽约市中心一栋高层的十九楼。地段好到让王杰希怀疑这人退役后跑美国来印钞票了。方士谦掏钥匙、开门,推开门王杰希有点吃惊地看到方士谦家里干干净净整整洁洁,摆明了就是要出远门的情况。王杰希心情复杂地问方士谦:

“你这干什么?”

“如果你不来找我,我也差不多在最近要飞北京去找你的。”方士谦开了卧室空调,坐在床沿看王杰希,“你发情期快来了吧?不抓紧点会很麻烦。”

王杰希沉默。他跟方士谦,第七赛季退役,然后八九十,三年没见过面了吧?这人还把自己发情期什么日子记得清清楚楚。王杰希走到方士谦面前,方士谦拉着王杰希的手腕把人往下带,王杰希垂眸看着方士谦,难得顺从地坐在了方士谦腿上。方士谦扣着王杰希腰部,在王杰希耳边轻轻吹了口气:

“不出意外就这两天了吧?介意我让你提前发情吗?”

王杰希显而易见地浑身一颤,他瞪了方士谦一眼,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回复:

“……不介意。”

 

周泽楷和江波涛是从上海直飞到巴黎的戴高乐机场,飞机落地时大约是当地时间晚上九点。周泽楷最终还是撑不住在飞机上睡着了。江波涛哭笑不得地收好周泽楷睡着也舍不得放下的本子,在心里给自家翔仔点蜡。然后周泽楷就带着温热的吐息蹭到江波涛肩上睡得很安稳。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好看的睡脸,忍不住在周泽楷脸颊上偷亲好几下,自己也闭上眼睛睡了一会。

巴黎晚上九点,是中国凌晨四点,正是他们平时深度睡眠的时段。飞机快着陆的时候,江波涛醒过来,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原本一直靠在江波涛肩上睡着的周泽楷意识到Alpha离开了,自己也迷迷糊糊醒过来在座位上发呆。江波涛回来就看到周泽楷一脸呆滞双目无神,头上呆毛好像还多出来几撮。他笑着把毛巾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接过把脸擦了擦。江波涛就用小梳子给周泽楷梳半长的头发。

“还多久?”

周泽楷把口鼻捂在毛巾里,两只眼睛朝着江波涛眨巴,闷闷地问。

“还有半个小时吧。中国这会儿才三点半。”

“嗯。”

周泽楷应了,靠在椅背上看江波涛。

“我刚睡的时候,你亲我。”

收拾东西的江波涛一愣,看着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

“你知道?”

“那时,我还没睡着。”

周泽楷弯下腰,手肘撑在自己大腿面上看江波涛。

“对。”江波涛没掩饰,本来就没什么好掩饰的,“小周乖乖睡着的样子太可爱啦,忍不住。”

周泽楷抿着嘴明显在笑,带着一点小小的脸红。江波涛看他,他反倒不好意思起来,长睫毛翕动后垂下,掩住漆黑的双眸。江波涛转回去继续整理东西了,周泽楷突然直起身从后面圈住江波涛,迅速地在江波涛右脸上啵唧一口。

“你还我的。”

末了小声解释了一下。江波涛觉得好笑,抬手拍了拍周泽楷环着他的手臂,轻轻对他说:

“知道啦。先松开,快到了。小周听话。”

周泽楷点点头,半长头发蹭在江波涛耳边发痒,末了一直趴在江波涛背上的Omega终于肯放开他的Alpha。

等江波涛把所有杂物收拾好的时候,飞机已经开始徐徐降低高度,没多久就着陆了。周泽楷打了个哈欠,跟着江波涛站起身。巴黎的气候算是温和,至少没有让两人有多大的不适。

江波涛为了稳妥,给周泽楷扣了大大的墨镜。毕竟是世邀赛冠军队队员,周泽楷那张脸在全世界的《荣耀》圈都太有辨识度了。

周泽楷对变装这种事倒是轻车熟路,墨镜遮住大半张脸。巴黎正是早上九点多钟,温度上升,还挡了些许阳光。江波涛牵着他的手穿过人流涌动的通道和候机大厅,对照手机上的时间安排表乘上前往普罗旺斯的火车。轨道延伸将巴黎的高楼大厦留在身后,铁轨两边渐渐遍布了一地的橙黄向日葵。周泽楷眼睛蓦地就亮起来了。他出生在上海见惯了鳞次栉比的高楼,此刻满眼望去的向日葵像火一样燃烧着希望。

周泽楷的兴奋被完完整整地写在脸上,坐在他身边的江波涛微笑着,视线掠过周泽楷的侧脸,也落在一望无际的向日葵田上。良久,江波涛才反应过来:

“怎么没见薰衣草呢?”

周泽楷抿着嘴点点头,但江波涛一眼就看出来这满目向日葵就让周泽楷足够满足。两人相视一笑,突然耳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现在离普罗旺斯还有些远。大概再过两个多小时看窗外,就只看得见紫色了。”

江波涛和周泽楷吃了一惊,他们现在坐在巴黎前往普罗旺斯的火车上,周围全是法国人,听了一路的法语突然有母语入耳,令人意外。两人视线朝声源望去,一个大概比他们大两三岁的年轻女子隔着走道坐在两人旁边。

江波涛觉得新奇,就和女子随意交谈了两句。这是个Omega少女,刚结婚没多久,这次是来普罗旺斯和她丈夫拍婚纱照来了。江波涛心说您老公真有钱。少女和江波涛聊了聊彼此的伴侣,一边旁听的周泽楷就光看着女子笑,看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没多久这姑娘的丈夫回来,四个人——准确说只有三个人——聊天聊得相当开心。两小时聊着聊着就聊没了。聊得兴起的时候,周泽楷推了推江波涛:

“江,看外面!”

江波涛回头,车窗外的景色由最初一片无边的向日葵,进入了蓝天碧草的乡村田园。而这时候,这列火车仿佛驶进了童话里,铁轨两旁视野所及之处,只有望不尽的薰衣草紫。

周泽楷抱着手机拼命拍,拍一张往群里扔一张。江波涛哭笑不得:

“中国这会儿才七点多,他们肯定还没起床呢,你拍给谁看啊?”

周泽楷不听,窗外远处闪过一座风车作坊,周泽楷狂爆手速咔嚓咔嚓就是十几张。

“你看你刷起屏完全不输黄少天啊。”

江波涛看群里周泽楷一瞬间刷了几十张图,无奈地摇摇头,结果目光一偏,邻座的那Omega姑娘也和周泽楷干一样的事,捧着手机就拍。姑娘不仅拍,还修图,那出图的效率比周泽楷还高。江波涛和那姑娘的丈夫相视无奈一笑,再回头看自己的Omega,眼神一样的温柔。

 

其实群里是有人在看的,只是这人比较违和。

周泽楷终于不刷屏了,孙翔忍无可忍,把手机屏幕敲得直响。

一叶之秋:靠队长副队你们出去旅游能不能不要这么秀啊!

当然夏休期偷懒起迟的自然不包括韩文清和张新杰。林敬言也起得早,他和方锐这会儿到南京去转悠了,去看他们曾经的呼啸。结果好死不死,在呼啸门口撞上了唐昊。

唐昊和方锐是共同出征世邀赛的人,世邀赛期间两人(主要是方锐)放下了一直以来的心结,林敬言倒是面不改色地打了招呼。带着些许别扭,唐昊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候了他的两个前辈。方锐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唐昊身后传来不甘的怒骂:

“队长和副队真是气死人!这么快活!”

孙翔骂骂咧咧地走到唐昊身后,点开一张图片把手机举到唐昊眼前。唐昊撇撇嘴:

“普罗旺斯那地方有什么好玩的,也就戴妍琦那种小姑娘喜欢。”

“呸!我们队长副队还去了呢!”

“你难道指望我带你去?!”

“谁他妈要你带着去了?”

方锐揽着林敬言的手臂,偷偷摸到林敬言耳边上:

“这两个儿童突然就互骂起来了。老林你get到他们了怒气点了吗。”

“没。”林敬言耸肩,任由方锐抱着自己胳膊不放,“你难道第一天认识他们?”

“世邀赛那会儿,他俩比现在还不对付。”方锐摇摇头,“你说唐昊一Alpha,老跟孙翔一Omega较什么劲啊。”

“可能,”林敬言想了想,“这就是爱吧。”

方锐最终终于在唐昊孙翔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插了句嘴进去,匆匆道别之后就离开了。走出去还没两步林敬言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

“你这两天的信息素有点奇怪。”

方锐愣了愣:“啊?”

“特别是凑近的时候,跟以前不一样,比原来要柔和一点。”

“比原来柔和……是怎样啊。”

方锐有点不自在地抬手捂住后颈的标记腺,被自己的Alpha评论信息素其实是有点带点尴尬的事,但林敬言标记方锐已经有好几年了,算是老夫老妻的一对倒没有那么不自在。

“你最近还老盯着酸梅汤喝。”

“夏天热啊。”

“你以前夏天不都只灌可乐吗。”

林敬言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我不知道。”

方锐有点心虚,然后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让他生生把脚步停住了。

“靠!!”

方锐大骂了一句,不远处的唐昊和孙翔都停下了争吵,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老林!我上次发情期!就我刚回兴欣那次!”

方锐扯着林敬言袖子。

“怎么了?”

林敬言吓了一跳。

“你有没有提醒我吃避孕药?”

“……靠。”

连林敬言都无力地骂了一句。

“完了。”

方锐泪流满面。

唐昊:他们吵什么呢?

孙翔:我哪知道!

唐昊:想你智商也不知道。

孙翔:你智商高你耳朵长啊?!

唐昊:巧了,比你好点。

孙翔干脆不理唐昊,掉头就走。唐昊也不拦:

“你这除了比赛第一次来南京吧?不认识路,我看你走哪去。”

“……”

孙翔身形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停住脚步,唐昊笑了一声追上去。

TBC——


我得了一种写到中间卡文,过大半之后没人能阻挡我爆字数的病(。)

设定二翔还没被标记,不过快了←wait


7←前情

9←后文

评论(7)
热度(216)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