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全职/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LL果厨 长情不改

年轮 ABO

ABO
喻黄,伞修
喻黄虐,伞修甜(其实也没太甜 至少不虐)
全!员!性!转!
女性AO设定,不适者慎入
第二性别看情况转(。
校园paro,高三毕业设定
人物蝴蝶蓝的,OOC我的
*醒目*因为是性转,人物性格会有些许偏差
小虐怡情(/ω\)


黄少天坐在窗边,任阳光将她姣好的侧颜勾勒,熨上暖黄色的光。
半长睫毛随眼皮眨动而颤抖,活跃灵动。夏日傍晚的风带着热浪依旧滚滚,黄少天身上一层薄汗浸湿了上身白色的衬衫。
教室门被拉开,刷拉一声中断了黄少天混乱的思绪。她惊喜地站起身,对着打开门的人露出笑容:
“文州来啦?迟了十五分钟呢你,好难得啊。老师喊你做什么的?”
喻文州拢了拢耳边靛色鬓发,朝黄少天走去,边微笑着回答边顺了顺omega金黄色的头发。
“少天是不是该剪头发了?好像从来没这么长过?”
黄少天撩了把头发,刚好及背。她笑。她说omega都不兴剪头发的。
喻文州问怎么,顺手带上了黄少天的书包,两人并肩离开了空无一人的教室。
发丝即思。黄少天抿着嘴却没有说出口,她相信喻文州能懂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喻文州的确懂,所以她侧过脸去亲了亲黄少天的汗湿的额边。黄少天闭了闭眼睛,唇边笑意更深。
一直到这个高中毕业的暑假,她们交往了一年零三个月。她们在高二小高考后确认了关系,那是一个春寒料峭的三月。
那个三月起,黄少天开始蓄发,一直没有长过后颈的短发悄悄地,竟被黄少天养到了及背的长度。她日日看着喻文州及腰的靛色长发,心里甜甜地,也存着一个待我长发及腰的梦想。
喻文州伸手过来,黄少天没有拒绝。她任凭喻文州将五指插入她的指缝,十指相扣时却感觉不到多燥热。喻文州的视角看去,夕阳里的黄少天整个人都是闪闪发亮的。
那是她的第二轮太阳。
她们手牵着手走在三十几度的大街上,迎面碰上了同班的alpha苏沐橙。苏沐橙是当之无愧的校草级人物,毕业典礼还未到,为他不舍的后辈们几乎可以从教室门口排到食堂。苏沐橙朝她们笑着打招呼,他身后闪出两个熟悉的身影。
去年毕业的苏沐秋和叶修。苏沐秋是苏沐橙姐姐,眉眼和苏沐橙一样温和。苏沐秋牵着叶修的手,那两人的姿态和喻文州黄少天如出一辙。
“苏前辈和叶前辈怎么有时间回来?”
“沐橙毕业了,我们两个刚好放假,就回来来看看他。”
苏沐秋将一头橙色的长发盘在头顶,脖子颀长。每一句话出口都带着恰到好处的温柔。
叶修嘴里叼着根棒棒糖一脸懒散。看到黄少天先开了腔,说怎么好久不见,留那么长头发,作什么怪呢。
黄少天呸了一句关你屁事,被喻文州笑着抚下了怒气。苏沐橙有点事先走了,这四人打打闹闹进了路边的甜品店。
苏沐秋和喻文州端着提拉米苏和卡布奇诺回来的时候,叶修和黄少天还在吐槽有关头发的问题。喻文州一口冰激凌蛋糕塞在黄少天嘴里,黄少天嘟囔着咽了。
甜又冰凉,化在嘴里满口甜香。喻文州懂黄少天,这一大口全是巧克力,黄少天把嘴角舔了一圈,满足眯起眼的样子像极了一只猫。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神里是极尽的欢喜,再往深里,居然有沉淀不移的悲怆。
叶修看出了端倪,但却犹豫着没有说。喻文州这人,能看透任何一个人,却没有任何人能看透她。
每个人都看得见喻文州对黄少天过分的宠溺,却没有人看到喻文州心里深不见底的情思。黄少天相信发丝即思,喻文州又何尝不是。
黄少天最终一人吃掉了两人份的巧克力冰激凌蛋糕,她甚至清楚喻文州那份是给自己拿的。她抹抹嘴,加入了剩下三个人讨论的话题里。
苏沐秋在讲她和叶修在大学里遇到的人事物,她和叶修填了一样的志愿报了一样的专业,那个专业叫编程与设计。她和叶修一起完成了一个叫千机伞的课程设计,相当圆满相当成功。她们才大一。
喻文州笑着应和,黄少天嘈杂着问她并不是很懂的千机伞的具体内容。叶修不耐烦也没有一一解答,黄少天却自顾自说得相当开心。
她高一就这样,喻文州太懂她了,毕业了依然这样。
太阳在七点半后终于下了山,城市里余光散尽,残留的余晖被初上的华灯掩盖得丝毫不剩。
黄少天还是在和喻文州手牵着手,并且一脸神秘地偷偷告诉喻文州,说她闻到了,叶修已经被苏沐秋标记了。
喻文州当然也闻到了,她们成年了,苏沐秋一个alpha叶修一个omega当然可以标记。喻文州紧了紧黄少天的手,轻轻道了一句抱歉。
黄少天愣在原地,问怎么了。
喻文州说,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法标记你了。
黄少天笑,不会吧文州,你都想着要标记我了?然后她顿了顿,说为什么不能,我很愿意的。
喻文州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这个话题就此隐去。重提是在半个月后,黄少天和发情期撞上了喻文州的易感期。
一切结束后倒是黄少天先醒的,屋内还有发情期过去残留的余韵。黄少天一头长发杂乱,白皙的躯体上青紫吻痕斑斑点点。边上躺着的喻文州依然在沉睡,靛色长发铺开在雪白的枕头上,美得不大真实。
黄少天还是被标记了,在一种两人都理智尽失的情况下。黄少天咬着牙下床找避孕药吃,冲澡收拾,待她擦着潮湿的金发坐回床边时,喻文州刚好也醒了。
喻文州回了好一会儿神,看黄少天已经把自己收拾得相当整齐就放了心。她问黄少天身体如何,黄少天笑着回答没事没事,好得很呢。
喻文州咬着下唇,迟疑地问,少天,我没有标记你吧?
黄少天此时低着头擦头发,毛巾遮住了她的脸。黄少天从喻文州语气里听出了满满的担忧和希望得到肯定回答的意愿,她来不及多想,神使鬼差一般地点头。
她听见喻文州长出了一口气。
黄少天突然想起来喻文州半个月前说的那些,她到底怎么想的呢?不管了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
黄少天强忍着心里的不安,朝喻文州露出一个溢满阳光的笑容。
黄少天一如既往地黏着喻文州,大约是因为她们一直都是这样的相处方式,喻文州竟然对自己没有标记黄少天深信不疑。
黄少天后来偷偷向叶修说了这事情,叶修只是说标记可是终身大事,提醒黄少天别糊涂了才好。
但叶修对苏沐秋却是这么叹息的:
“喻文州心里要有多深的期望,才能自欺欺人到这地步。”
叶修不相信喻文州发现不了黄少天在骗自己,而且alpha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有没有标记过某个omega。
但这也只是叶修认为的而已,她低估了喻文州对黄少天的信任。黄少天说没有,喻文州就认为是没有。
而这个“没有”的内容,恰好正中喻文州下怀,让她更容易接受罢了。
标记过了一周后,喻文州约黄少天出来,还是那天她们去过的甜品店。
喻文州坐在黄少天对面,面前是一盘巧克力冰激凌蛋糕。
黄少天迅速吃完了自己面前那一盘,然后喻文州心领神会一般地,用叉子轻轻叉起一块自己面前的蛋糕,送到黄少天嘴里。
然后她说,少天,我们分手吧。
黄少天嘴张着,都忘了咬那口色泽华丽的巧克力蛋糕。
黄少天失语一般慢慢抿紧了嘴唇,她那一瞬间表现得像隔壁班周泽楷一样沉默寡言。
她不是没话说,她在惊奇自己的预感竟然成了现实。这种震惊让她哑口无言。
喻文州明白黄少天没有把为什么问出口,她开始解释。
“我要出国了。少则五年,多则,”喻文州顿了顿,“一辈子。”
“我占用了你一年多的时间,很高兴你愿意让这一年多给我。
“一年多已经够了,少天,谢谢你。但是接下来如果我还在占用你的时间,就是在耽误了。
“自从我知道我要出国之后,我就不断提醒自己不能再陷身了。
“但是好像作用不大?”
喻文州苦笑,她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黄少天已经坐直了直直地看着她。举着叉子的那只手放下,银色的叉子被搁在瓷盘上,映着苍白的光。
“但是还好,我没有做更错的事情。”
“更错的事?”
黄少天终于说话了。
“标记你。还好我没有标记你。不然你就真的离不开我了。”
喻文州声音依旧温和无波,即便在说这种事也波澜不惊。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出国呢?”
“家庭安排,我自己的学业,原因很多。”
黄少天没有犹豫很久,她站起来走到喻文州身边,俯身,狠狠地拥抱了喻文州。
“好。你走了之后常联系,现在通讯那么发达的对吧。要照顾好自己啊,对哦我提醒你会不会很奇怪啊哈哈哈?对了对了,文州那么优秀,一定会有很好的、很好的……”
“少天?”
黄少天额头抵在喻文州脖颈处,贪婪地呼吸着喻文州的信息素。
她心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沉溺在喻文州的信息素里。
她的信息素将自己包围,把omega本能死死压制住,连带着眼角的眼泪,也一并收回。
“没事啦。文州,我最喜欢你了!”
黄少天直起身,看着喻文州,唇角勾起。
黄少天笑容一如既往,仍然溢满阳光。
喻文州捧住黄少天的脸,撩起黄少天的刘海,在她额前印下一吻。
喻文州的吻一如既往,仍然珍视万千。
“分手快乐。”
“嗯,分手快乐。”
黄少天最后还是吃完了喻文州面前那盘巧克力冰激凌蛋糕,喻文州还是把黄少天送回到家门口才转身离开。
大半个月后,喻文州走的那天黄少天没有去送,因为她发情期到了。本来一个班的、隔壁班比较熟悉的全部都来了,机场里一群青年少女聚集在一起那叫一个热闹。
一起来的叶修和苏沐秋没有看到黄少天,免不得也要疑惑一番。喻文州却说重复的告别就没有必要了。
她边说着边解开了发绳,大家惊异地发现喻文州及腰的长发竟然一剪下去,生生剪去了一大半。
喻文州解释说是因为天太热,到时候事多梳头发不方便。叶修却看着喻文州短了许多的头发沉吟不语。
另一边,黄少天在自己房间里看着穿衣镜里自己通红的脸。她不是不知道被标记的omega如果和标记自己的alpha长期分开会有什么后果,简单来说,是生不如死。
喻文州说不能耽误她,她明白。
黄少天知道,只要自己开口,只要自己透露一点点喻文州已经把自己标记了的事实,喻文州一定会立刻留下,不带半点犹豫。
但黄少天犹豫了,喻文州是那么优秀的alpha,是典型的管理层顶层人物。黄少天不自卑,她只是觉得,嘈杂的自己,会给喻文州造成影响。
高中时代就是如此,但喻文州总能在学业和她之间游刃有余。
但喻文州现在真的要走上她的人生道路了,黄少天没有理由再捣乱。
她们也不过是一对,为互相着想,牺牲了自己太多太多的傻子。
黄少天挣扎着从床上跌落,裸露在外的皮肤贴在微凉的木质地板上。她靠在床边,看自己的金发已经及腰,好不容易养到了喻文州头发的长度,在阳光底下灿烂如斯。
黄少天笑了起来,颤抖着握住了一边柜子上的剪刀。她一把抓住自己的长发,一剪子下去,齐着耳朵。
咔嚓、咔嚓。
发丝即思。黄少天用抖个不停的手将一头发丝剪到了,她初遇喻文州时的长度。

黄少天就这么独自一人靠着调节剂和抑制剂,撑过了一个又一个没有alpha的发情期。喻文州会经常和她联系问她的境况,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想听什么,她说我很好,我一直很好,我没事。

黄少天会想起那个黄昏自己和喻文州走在布满余晖的街上,她和喻文州遇上了苏沐秋和叶修。
喻文州标记了她那天晚上她昏昏沉沉,幻想自己能和这个alpha绑定一辈子。
后来她荒草丛生的青春,倒也过得安稳。学校门口那棵树也一圈圈长出了年轮。
黄少天自己剪下的那一大把长发被她编得歪歪扭扭保存了起来,像是她幻想过的永恒里,没有人陪她演过的剧本。

FIN——

后记:
如果你能看到这里,我敬你是条汉子。
《年轮》的脑洞来自于b站某个喻黄视频,这个视频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调色。满满的回忆黄,光调色就虐了三分。
其实和年轮关系也不大,我主要想写的还是头发的问题,情断发断实在是太tm带感了,爽。
本来想写he的,最后没写是因为,这个。
因为我懒。(…
关于OOC问题。开头就说过了,因为性转,喻黄两人都是女性,所以心思会细腻一点,我觉得我处理得不算过。
关于可能会有的觉得喻文州渣的感觉——我只能告诉你不存在的,我很努力表现这两人互相着想了。只不过烦烦牺牲得更多一点而已。喻文州最后走也是因为黄少天一直瞒着她瞒得很好,她对黄少天是深!信!不!疑!的!
一下午的短打,也没有仔细复查手癌错字啥的,剧情乱七八糟描写不知所云,请不要太过较真。

被虐到的明天七世我甜回来(。

好像没别的了。
食用愉快。


《年轮》
张碧晨

圆圈勾勒成指纹
印在我的嘴唇
回忆苦涩的吻痕
是树根
春去秋来的茂盛
却遮住了黄昏
寒夜剩我一个人
等清晨
世间最毒的仇恨
是有缘却无分
可惜你从未心疼
我的笨
荒草丛生的青春
倒也过的安稳
代替你陪着我的
是年轮
数着一圈圈年轮
我认真
将心事都封存
密密麻麻是我的自尊
修改一次次离分
我承认
曾幻想过永恒
可惜从没人陪我演这剧本

评论(5)
热度(63)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