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圈名越长终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偶尔写血族
全职高手/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主页长期点文
LL果厨 长情不改

日常厚颜无耻求评论
评论的大佬!您想看什么我写什么!

长欢歌/ABO 番外1.2

又名意义不明的日常(?)

ABO 日常

喻黄/双花/林方/韩张/伞修/双鬼/方王/昊翔/江周

肖戴/莫橙/杜柔

时间线:世邀赛总决赛起,会适当处理退役问题。主要剧情都在夏休期,赛期较少

不写比赛好费脑子的(?)

后期有怀孕生子。有车(一不知道怎么推进剧情就用车凑字)不虐不刀

伞修的处理方式…。参照神夏里夏洛克的处理方式(?)

篇幅不定更新,保证日更

不弃坑。保底字数大概是五万

——

  1. 林方的场合

时间线:常规赛末

方锐怀了八个月的时候,陈果说什么也不肯让他离开上林苑或者网吧二楼一步了。于是他只能在上林苑看转播,战术分析的时候倒是能提供不少意见。

如果叶修不在边上指手画脚的话就更好了。方锐这么想。

原霸图战队队员林敬言笑眯眯的,什么也不说。叶修看这人的慈爱都快溢出来了,父性光环堪比方士谦刚退役那会儿的王杰希。这么想着叶修脑补了一下苏沐秋这样,然后站在屏幕边上狠狠打了个颤,把就坐在屏幕边上的安文逸也吓得一抖。

方锐怀了九个月的时候已经隐隐有迹象了,林敬言也是寸步不离,晚上经常睡不好。方锐也难受,更何况赛季接近尾声,心理压力也不小。但是苏沐橙反复跟他强调兴欣进季后赛绝对没有问题,兴欣的战绩也放在那,方锐终于放心不少。

这天晚上是常规赛的最后一轮,兴欣主场迎战霸图。这一场叶修相当重视,亲自跑到现场去看。苏沐秋说去一个就行了,就留在了训练室准备看直播。叶修他们前脚刚从网吧出发,后脚方锐这儿就觉得身体不对劲了。林敬言准备得充分,苏沐秋一看也知道了情况,两人有条不紊地把方锐送到了医院。

林敬言觉得这辈子他所有的焦虑都汇聚在了这时候。陪着两人来顺便帮忙的苏沐秋看看产房紧闭的门再看看林敬言,心里感慨万千。他试图想了想如果是叶修在那里面,估计自己也跟林敬言一样的状态。

林敬言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苏沐秋安慰他:

“没事,平时方锐状态那么好,肯定没问题的。”

林敬言看了一眼这个长相温润笑容温润声音同样温润的青年,回应了一个微笑。他在兴欣几乎呆了整整一个赛季,对苏沐秋的印象相当好,心里感叹叶修这种人怎么找了个这么温和的Alpha。

苏沐秋言语安抚着林敬言焦虑的心绪,也不知道在外面等了多久,手术室门上的“手术中”灯终于灭了下来。林敬言几乎是立刻冲到门口,紧接着,就有婴儿响亮的啼哭声从手术室里传出来。

医生摘下口罩,对呆在原地的林敬言笑道:

“母子平安。祝贺你。”

林敬言那一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发光的,苏沐秋由衷地恭喜他,然后打电话给苏沐橙。

他们来之前林敬言执意没要告诉兴欣其他人,怕影响他们的比赛。苏沐秋五分钟前看了眼直播,发现团队赛已经到了尾声。这会儿一定是结束了。

确实是结束了,兴欣靠莫凡和苏沐橙拿下两场个人赛,擂台赛上包子乔一帆唐柔险胜,但是团队赛不可避免的丢掉了,最后4-6输给了霸图。

“真的?!我、我们马上就过来!”

接了电话的苏沐橙惊喜地叫出声,连失败都懒得消化,瞬间全队都知道了,然后这边兴欣战队就浩浩荡荡地朝医院进发了。

张佳乐看兴欣这边苏沐橙接了个电话,整个兴欣跟赢了似的开心觉得好奇,问了苏沐橙一句,得知原因之后,霸图战队也浩浩荡荡地朝医院进发了。

等两队人齐齐进了医院,方锐已经醒了,林敬言坐在他边上拉着他的手,边上躺着刚出生的小婴儿。

苏沐橙他们到之前,苏沐秋已经盯着小宝宝看了很久,虽然刚出生的小孩子一点儿大还黑黢黢皱巴巴的,但是苏沐秋是越看越喜欢,他这人吧虽说是个Alpha但是内心要比他家Omega要温柔多了。

林敬言看雪白的病床上躺着他老婆儿子,那叫一个感慨万千人生圆满。

两分钟后兴欣霸图的全到了,苏沐橙和陈果第一个冲进病房,张佳乐紧随其后。其他人要么是没兴趣要么是不熟要么是小辈没这资格都暂时止步没进去。叶修想抽烟,但别说病房里了,整个医院都是禁烟的,叶修只能痛苦地憋着。好在苏沐秋很快走了出来,看着叶修眼神都比平时露骨得多。

“你干嘛?”

叶修警觉地看着苏沐秋。

“小孩子超可爱。”

“所以?”

“我们也生一个呗。”

“我不是很想学病床上那人那样未婚先孕。”

叶修毫不留情地驳回。

“你怕疼吧?”

苏沐秋怀疑地问。

“……滚。”

叶修被说中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方锐躺病床上一脸疲惫,见张佳乐来了精神气顿时好了五成。

“你来干啥?!”

方锐说话都有劲得多。

“看看昔日队友。”

张佳乐睁眼说瞎话,眼睛就没离开过方锐边上小小的一团。

“羡慕啊?”方锐毫不客气地笑,“羡慕找你家孙哲平去。”

方锐这一句戳中了张佳乐,张佳乐痛苦:

“大孙今天也有比赛呢。”

“我记得义斩今儿是主场打越云来着?”

方锐跟张佳乐聊开了。

“是啊。我刚看新闻了,义斩赢了。”

“不错嘛。可喜可贺。”方锐点点头,然后猛然反应过来,“兴欣呢?”

“这个……”张佳乐犹豫了一下。他知道现在方锐身子虚得很,竟然不敢说出口。

“4-6输了。”苏沐橙倒是很坦然,她瞥了一眼张佳乐,眼神里满满的他是谁啊猥琐方啊他在乎这点儿打击?张佳乐无言以对。

“哦。”方锐点点头,“哎,可惜我不在啊。”

“你都不在俩月了。”苏沐橙嗤之以鼻,“算下来我们常规赛是第四,不错了啊。”

“第一是轮回,势头还是这么猛啊,”陈果插嘴,“第二就是他们霸图了。第三蓝雨第四我们。”

“嗯?微草呢?”

一直旁听的林敬言觉得奇怪。

“嗯……你看直播也应该发现了,微草现在重心从王杰希开始转移了,还不稳定,现在没调整好,就落在后面了。”

“哦……”林敬言点点头。

“第六呼啸,唐昊这赛季很有志气啊。第七雷霆,第八虚空。”

陈果简单地把进入季后赛的战队挨个报了一遍。

“烟雨又没进啊?”

方锐叹息。

“是啊,不过秀秀说已经有起色了。最后他们也就差了虚空两分而已。”

简单闲聊了两句,张佳乐终于忍不住开始扯孩子的事了。方锐就嘲笑他,说再忍忍,还两个月你就好退役了。

后来韩文清和张新杰简单地和林敬言聊了两句就告辞了,常规赛结束季后赛很快就要到来,没有很多时间给他们放松。方锐和苏沐橙陈果商量之后则是决定不上场比赛,但是要到现场去看。至于关键时候让他上场这一提案被果断否决了。

“林大神同意我们还不同意呢!好好照顾你儿子吧!”

方锐委屈,但方锐不说。

方锐经不起太大的折腾,没多久人都散了。方锐体质不错,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但是出于常规和安全考虑,还要过个一周才能出院,林敬言就留在医院照顾一大一小。

晚上林敬言安置好了他儿子,看方锐迷迷糊糊也快睡着了,低头在方锐额头上吻了一下:

“谢谢。”

这是林敬言这一辈子说过的,最郑重、最发自内心的感谢。

感谢上天让他遇到方锐,感谢这个孩子的来临。

FIN——




2.喻黄的场合

时间线:半决赛后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喻文州在通道里看着哭得眼睛通红的卢瀚文,叹了口气摸摸孩子的脑袋。还没性别分化的小孩子身上带着一种特有的香气,很甜。碰上喻文州的信息素也不躲,这是这气味里满满的不安与难受让喻文州很无奈。

突然空气里闯进来一股黄桃的香气,喻文州再熟悉不过了。他头都没回,轻轻问了一句:

“准备走了?”

“嗯。”黄少天闷闷的,看出来也不开心,只说了一个字。喻文州哭笑不得地一起安抚着这大小两个剑客。

“又是一年止步四强啊。哎。”

黄少天就算郁闷也是要说话的。

他闷闷不乐地走到卢瀚文边上,把卢瀚文的脑袋揉得直晃:

“好了小鬼别哭了,结束就结束了呗,你才多大的小屁孩啊,还早呢机会还多呢急什么急什么你说你。”

小孩子天生亲近Omega,卢瀚文被黄少天这一晃真止住了眼泪。黄少天干脆也不扯比赛了,上了车就和喻文州卢瀚文扯别的八卦,什么方锐他家耀耀快两个月了怎么都没见请吃饭啊,什么瀚文你说你到时候分化什么性别啊万一你也分个Alpha出来微草那人得要气死啊。

卢瀚文不哭了,小孩子本来就很乐观,这也是卢瀚文很讨喜的原因之一。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他的父母都是Beta,父亲是蓝雨的技术人员,母亲则是芸芸上班族之一。踏实的父亲和温和的母亲让卢瀚文童年没有什么烦恼,但是相应的,他对Alpha、Omega这两种性别了解很少。这会儿黄少天提到了,他就顺势开口问:

“分化性别会怎么样啊?”

“啧啧啧你个小鬼居然一点常识都没有。如果你是个Alpha,你就超厉害,你看队长就是Alpha,是不是很厉害?当然Omega也很厉害啊,比如我。”

“兴欣那个很厉害的前辈呢?”

喻文州笑着旁听,觉得这两人文化程度低到只会用“厉害”这一个形容词,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叶修啊,他也是Omega。哎不过仔细想想联盟里这些牛逼的人居然还不少Omega的啊。”

纯粹巧合,黄少天立刻不用厉害了,他换了个牛逼。喻文州嘴角抽了抽。

“那这些性别有什么不同呢?”

卢瀚文问。

“哎哟我去我的小祖宗你爸妈都没有告诉过你吗!”黄少天炸了。

“没有。”卢瀚文很诚实。

“……微草那人叫什么来着,刘小别哈。他是个Alpha,如果你是Omega他就能把你标记了,懂不懂?”

“怎么标记?”

“小孩子暂时还不用知道这些事。”黄少天尴尬,他总不能给十五岁的孩子灌输成人思想吧。他瞥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笑容深不可测。黄少天后背一凉。

“哦……那如果我是A和B呢?”

“B的话还好,你还是可以跟刘小别在一起的。A的话,就要看你们俩信息素会不会相互排斥了,这是几率事件。”

“嗯……”卢瀚文陷入了思考。“那我还是想分化成Omega比较好。”

“瀚文你不要太早陷入泥坑啊!冷静!你要知道Omega经常有不方便的地方的!”

黄少天如临大敌。

“什么不方便?”

“有发情期!”黄少天强调。

“发情期会怎么样?”

“呃……”黄少天再次尴尬,他真的不能给十五岁的孩子灌输成人思想。

“少天。”

喻文州终于开口了,他的笑容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少天继续说的话,我会当做你在对我暗示些什么的。”

“没有没有没有队长绝对是你的错觉哈哈哈。那什么瀚文你去找前面宋晓徐景熙郑轩玩儿吧我跟队长有事要谈。”

黄少天一边招架喻文州立刻绽放开的信息素,一边把小孩子赶走。卢瀚文撇撇嘴,倒也听话地蹭到宋晓徐景熙身边去了。

这边喻文州立刻就把黄少天按在椅子靠背上吻,喻文州的吻从来就不极具侵略性,他一城一城攻略,靠着自己对黄少天无人能比的了解把黄少天吃得死死的。他甚至在黄少天临近发情期的时候,单凭一个吻就让发情期提前。喻文州相当享受黄少天在他的吻下一步一步沦陷的样子,带着不由自主的心甘情愿。

喻文州心脏,全联盟都知道。喻文州苏,全联盟也知道。喻文州宠黄少天,全联盟也知道。

喻文州对黄少天又心脏又苏又宠,这倒没几个人知道。而黄少天到底有多沉溺喻文州这种三重属性在他身上全开的感受,只有喻文州清楚。

他轻轻地抱着怀里的Omega,不出意外黄少天开始红着脸眯着眼睛喘气。喻文州唇在黄少天耳朵边上厮磨,黄少天低低地哼唧着推喻文州:

“队长你今天什么情况啊……”

“比赛输了,心情不好。”

喻文州吐息在耳畔,声线比平时似乎低了不少。黄少天浑身一抖。

“队长你别骗我你骗不了我的我还不知道你吗……”

黄少天低声。他话音未落就感觉身边这个Alpha信息素比平时要有攻击性得多。

“队长你……易感期?”

黄少天终于意识到了。喻文州点点头,笑意盈盈。黄少天抓抓头发:

“好吧好吧队长我真是服了你了……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

蓝雨是输在了霸图的主场,这会儿还在青岛呢。黄少天的回去是说回广州。

“不行。今晚上就要。”

喻文州在黄少天唇前竖起一根手指,眼睛里笑意盈盈。黄少天刚想反驳什么,喻文州这手指一伸过来就立刻说不出来了。喻文州手指收回去后,黄少天暗自腹诽:

好险,刚刚差点就忍不住张嘴含住队长手指了……

易感期Alpha的信息素,对Omega影响还是相当大的。

至于他们晚上回去的事儿,有缘我们慢慢说。

FIN——



尾声←前情(?)

番外3.4←后文

番外每天放两对cp,主要是填填正文里不小心挖出的坑和修正正文里的BUG。

丰富文章内容,推动情节发展。(哪里来的阅读理解答案)

tag省事全部一起打了 因为都是放存货我也不知道今天复制了哪两对(呸)

明天周末照常停更,下周开始把点文清掉,下下周开新坑。

爱你们,啾

评论(4)
热度(239)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