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全职/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LL果厨 长情不改

某个经过加工的玛丽苏梦

全程高能

我的设定一开始是一个神臣的女儿 老爹是神界要臣 好像是公爵之类的东西 开学了我要去一个新学校上学 然后这一任神王要退休了 作为神臣一家啊我们都要去一个神宴 宴会设在我新学校 我爹妈和我婆婆还有我弟先去了 我说帮我把我的行李带着我过会一个人去学校 我爹妈也没问我什么让我晚上吃饭别迟到 我说好 后来我爹妈他们坐了马车(马会飞的那种!)先去了 过了一会了 我挤上了一条船
这是条运送校工的船 校工是学校最底层的一批人 我故意穿得很破旧 校工对我很友好 因为等级差距吧反正没人认出我 在船上我看到我家人的马车飞啊飞的 嘀咕了一句怎么今年出来是八匹马 后来有人问我那是不是神王 我说不是不是 那是神臣公爵一家
到学校后校工们要去相关部门报道 我就一个人走了 临走时他们看我什么东西都没带送了我一个分解袋 鬼知道那是什么
后来我知道了 分解袋就他妈和乞丐的碗 差不多是一个东西
我在学校里闲逛 学校是一座很大很大的城堡 外观像迪士尼那种 我看见一楼没什么东西 二楼也没什么 上了三楼发现那里宛如贫民窟 我刚到三楼就看到许多校工在做事 聚在一起 我觉得以我现在跟个乞丐一样的最适合这种地方 就进去了
后来我发现这里不是贫民窟 跟他妈慎刑司一样
三楼贼大 我一开始站在三楼最外围 这时有个小女孩走过来了 一看就知道是贵族大臣的女儿 看一脸懵逼的样子就是迷路走错了 我站在最外面 刚准备迎上去问她点什么 就见整个三楼的人都下跪行礼了 我一身乞丐装跟一身整洁好看校服的她站在一起 很诡异 她看来对一群人给她行礼也习惯了 这不废话么 她跟我一样是神臣家女儿啊 我很尴尬 她看着我很疑惑 不过没发火 脾气看起来不错也很好相处的样子 这是我肚子突然咕——的一长声 她笑了 说你饿啦?给你包子吃
我靠麻麻她笑起来真几把好看天使啊她对我笑了麻麻我要娶她!!!
我一脸懵逼地接过包子 放进乞丐碗啊不是 放进分解袋
她又说她走错啦她要去十九楼报道 我想对啊 新生报道截止到后天神臣家人因为今晚要来参加宴会所以大部分人都提前报道 其他普通学生可以推迟一点
她离开之后我看了仍然跪了一地的人 知道我们刚刚对话举动内容应该没人敢听敢看的 为了省得麻烦我还是装模作样地跪下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待其他人站起来了我也站起来 往三楼里面走
后来我被人告发 原因是对贵族小姐大不敬
我被通知到的时候 正跟个农民工一样窝在角落里吃她给我的那俩包子 校管部主任来找我 我边吃包子边想 对贵族大不敬罪名很重啊 我可能会死 大爷的 老娘还没谈过对象呢就要死啊 我不干
然后我就跑 主任满楼派人抓我 跟他妈躲猫猫一样的
三楼是真的贼几把大 越往里我越觉得不只是慎刑司了 这他妈是丧尸洞吧 这层楼设施锈迹斑斑 有好几个医疗室门半开着门上沾了血 角落里还总会有断手断脚啥的
现在我意识到了 我他娘的不是在躲猫猫 这是在大逃杀
我逃到三楼很里面的一个角落里 先把包子吃完再说 这时候我拿出一直藏在袖子里的手机 这破地方居然还有信号 我打开微博 微博登的是我的小号 小号有个好友申请 我点开一看 是刚刚那个姑娘
暂且不提她怎么加上我小号的 我通过之后她立刻就问 包子好吃不 我说好吃好吃 这时外面有人声嘈杂 我重新开始逃亡 看来“被”大不敬的事情还没有传到她本人耳朵里 哎 阶级差距真可怕
顺便说一下 我听船上的校工说 学校一到五楼是底层 校工吃住的地方 六到十楼是校务管理和普通学生的住处 十楼以上就是非富即贵的贵族区域了 二十楼以上则是只有皇亲贵族大臣才能去的地方
这次晚宴设在顶楼 三十九楼的宴会大厅 三十九层上面就是至高无上的神王世界(?)每一次新老神王交替仪式都是在这里
说实话不一般都说是三十九层妖塔么
我重新今年开始逃跑 一边跑一边回她发来的消息 她说她现在已经报过道了 和新生们在一起喝下午茶 她拍了张图给我 日啊 有巧克力慕斯 我一边暗骂一边后悔为什么我要跟个乞丐一样混在这里还被人追 她问我吃不吃 我说吃!她说好 过会给我带 让我在六楼的展望台等她
我心说大小姐啊我能在三楼不被抓住就不错了 现在我身上除了个手机还有个破分解袋什么都没有 而且没有任何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我跑过三楼昏暗的楼道和走廊 看她发语音告诉我已经从二十二楼的花园下来了 我一边听一边怒吼 麻麻这个姑娘声音真甜好好听麻麻我要娶她!!
但是立刻意识到 大小姐我都快因为对你大不敬而被抓了 你还下来
哪有什么大不敬 等级观念而已 因为我没有行礼还和她说话 再有就是嫉妒心了 神臣的女儿可是贵族中最尊贵的那种 我明明就是个校工 穿得宛如乞丐腰上挂着分解袋 脸上写满了贫穷
我最终还是没有被抓到 并且成功半死不活地到了六楼展望台 六楼是普通学生的操场一样的地方 一到六楼我就看她站在那里等我 我心说你从二十二楼下来我从三楼上来 你可别是飞下来的吧
我一身汗脸上全是不知道哪碰到的一脸灰 但是她跟没看见一样 很开心地把手上的编织篮递给我 我打开一看 一大块巧克力慕斯 哎哟我的妈感动死我了 巧克力慕斯啊!
我把手在身上擦了擦 擦了跟没擦没卵区别 张嘴就吃 她说晚上有晚宴 饭后甜点估计有不少 问我想吃什么晚上再帮我带 我心说晚上我也去的 但是还是告诉她说晚上校工食堂开伙了 她遗憾地点点头 然后看着我思考了一会有点疑惑
“校工身上的神力气息这么重的吗?”
我一口蛋糕呛在喉咙里 神力我当然掩盖了的 否则不会在校工面前装那么久普通人 她是贵族 自然法力强点 我和她身份相同法力差不多 被她看出一点端倪很正常 我忽悠她说 因为她一直站我旁边把我影响了 我吃的包子蛋糕都是神界贵族餐桌上的东西 说不定沾了神力
她对我的胡说八道深信不疑 她点点头说要走啦 她父母喊她了 我说好 她前脚刚上楼后脚我就听到有人追上来已经到了五楼了 离六楼很近 我心说穷追不舍啊卧槽 有点烦了
我只能往上跑 过了十层估计就有认识我的人了 我后来冲上了二十一层 这是另一个花园 看起来是给新生家人喝下午茶休息的地方 我一身乞丐装冲进花园引起不少注视 但是贵族毕竟是贵族 没有喧哗 在那时我终于看到了熟人:我弟!
我冲过去往他旁边一坐 他吓了一跳说姐你这是个别家道中落了吗穿成这样 我说少屁话帮我挡着点 我婆婆毫无反应 该吃吃该喝喝
我弟还没到入学年龄 所以出现在这里很正常 我爹妈不在 说是在我寝室帮我收拾东西 我泪流满面 刚从丧尸洞逃出升天 却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连回寝室躲躲都不行 只能呆在这地方
这是主任带着一帮人进来了 看着一花园的纨绔子弟啊不是 一花园的贵族 毕恭毕敬说找人 哪用找啊 这群纨绔子弟中我是唯一的清流 一眼就看到我了 我弟十分嫌弃地看了我一眼 把他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我身上 我抹了把脸试图把灰啊泥的抹干净 后来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 更他妈脏了
主任走过来认人 看到我刚想动手我弟就先开口了 说我姐怎么了
主任有点怵 说我对xx公爵家小姐不敬 我婆婆慢悠悠地说我也是公爵大小姐 屁的不敬 当然原话不这样
后来主任走了 我跟我弟和婆婆叙述了我在贫民窟—慎刑司—丧尸洞的经历 我弟觉得我可能有病
下午我洗澡 把脸上82年堆积至今的泥灰洗干净 说真的我往脸上冲水的时候留下来的水都是黑的
洗完澡换上校服我看了看那身乞丐装和分解袋 没舍得扔 我想那姑娘要是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一身破旧的女校工是不是很郁闷 因为那姑娘看起来还挺喜欢我的嗯 而且心思那么细腻 我坐床上擦头发 她就和我的小号发消息 问我还好吗 显然她已经知道了我被追的事 我一边回复说不要紧一边梳头 不知不觉就和她聊了一下午
一直到六点十分 贵族们都开始准备了 换衣服化妆梳头啥的
换衣服是个体力活 真的
她最后意有所指地问我 我们还能不能再见 我心说能的过会宴会你就能看到我了当然能不能认出来就看你本事了 当然话不能这么回 我说不能了吧 你看下午那事他们非说我大不敬 以后再见还有损你身份 我更危险
她最后还是说好的我知道啦 你小心啊 我说嗯没关系 然后我们都不说话了 她估计换衣服去了 我也要
我放下手机对着进门准备帮我换衣服的女仆一脸大义凛然
每次出席正式宴会换礼服都能要我大半条命 我突然觉得穿乞丐装也挺好的
宴会上我理所当然地看到她了 她穿着礼服化着妆很好看 把我都看痴了 说实话宴会上帅哥美女特别多 我手里挽着的这个也是极品帅哥
当然这个极品帅哥和我天天互相嫌弃 没错他是我弟
我看着她 她没有看我 很明显没有认出我来废话嘛 我现在可是洗过脸洗过头的
神王交替是到点才会由前任神王宣布是谁 几百任上千年了都是这样 旧任神王选的人每个人都很服气 别问我为什么 反正就是服气 不服气也得憋着
新一任神王宣布了 是我爹
我们一家很意外 而我都快他妈吓死了 我突然想起来早上在船上看到的我家马车是八匹马拉着 才意识到马车是旧任神王负责的 这是个暗示啊 而我们一家却都跟傻逼似的没意识到
这么一来 我荣升神界公主 简称神主
此时宴会上全部以我家为尊 自由宴会时公爵侯爵子爵男爵什么爵那个爵夫人小姐都过来向我婆婆我老娘还有我行礼 我就看到那姑娘 她没有过来 我忙完之后去找她 她看起来很失落 我问她怎么了 她吓了一跳 连忙说神主殿下好 我尴尬
早上我还因为没对她行礼而被说成大不敬被追杀一早上 这会儿她反过来给我毕恭毕敬地神主殿下好了 好你个球球大作战啊
我心里吐完槽 试探性地问 和朋友吵架了?她苦笑着 说好不容易交了个朋友 算是在这个学校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却因为各种原因再也无法联系了 我心说啊哈你果然在想我呢 我现在就在你面前啊宝贝儿
我还在得意 就见她要哭了似的 我他妈立刻就慌了 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她想的那是那个脸上写满了贫穷的校工 而我现在是她见了都得行礼的神主 我只能安慰她说没关系 总有机会的
宴会散了之后我用小号给她发消息 说没关系别伤心啦 我们心里互相有对方就好了 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城堡里啊 她回 嗯 好 我知道了
我最后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这样聊天啦 我们有缘再见 说完没给她反应的时间就删好友下线了 我换上大号加她 然后把头发散下来妆卸掉 换上那一身乞丐装腰上挂上分解袋 往她寝室走
寝室倒没变 宴会上我也打听清楚了她寝室在哪 就在我隔壁的隔壁 我窍门 里面立刻传来带着哭腔的等一会儿哦我现在就来 给我听的心都软了
等了一分钟吧她来开门了 也卸了妆换了常服 头发湿着看起来洗过澡了 很明显哭过眼眶都是红的 但是仍然很好看!她一开门看见是我 眼睛都瞪大了
神主殿下……?还是早上那个……
我尴尬地笑 说都是 早上那个就是我
可你是神王的女儿啊!怎么会穿成…等会 你怎么现在也穿成这样
我早上也不知道我爹成神王了啊 我支吾 早上我那是觉得好玩 你看在三楼贫民窟啊不是 慎刑司啊不是 丧尸洞啊不是 总之在三楼偶尔玩玩也是好的 你看这样一来整个学校我都去过了 以我们现在的身份下到五楼以下肯定不合适对吧
她认真地听我忽悠 然后噗嗤笑出来抱住我 我连忙推开她 说别别别我这身衣服脏的要死都没洗过 她说你进来脱下来我帮你洗 我顶着一头问号就这么被骗进了她寝室
她后来在卫生间洗衣服 把我扔在浴缸里泡着 还好来之前我没洗澡 我这么想
她问我那你觉得三楼好玩吗 我想了想全是锈斑的机械 沾着血的房门 角落里的断手断脚 毅然决然告诉她一点都不好玩
她又笑起来了 把手里的衣服洗干净 仔细看看她还把那分解袋洗了 洗完之后还用什么法术给它又搞了一层什么
后来我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
看见没 公主*公爵小姐的cp 爽不爽


确实是做梦今天不更就给你们讲个扯淡的故事(。
写着写着就被自己萌到了 觉得这种双贵族女孩的设定好好玩(?

评论
热度(16)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