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全职/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LL果厨 长情不改

旁途生花 ABO

文题继续瞎起

ABO

双花|韩张|林方

400fo点文

双花第十赛季常规赛个人赛战后

说虐我逗你们玩儿呢

有车轮胎

短篇一发完结

——

 

孙哲平从比赛席出来的时候,张佳乐没看清他的脸。张佳乐这时候心里是感慨万千,但是没有什么是写在脸上的。他相信孙哲平也是。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早就把对方的喜怒哀乐猜得相当精准。张佳乐没有刻意再去张望什么,他走出比赛席径直回了选手席自己的座位上,看向大屏幕上刚刚的回放,目不转睛。

张新杰看了过来,欲言又止。韩文清目光往这边瞥了瞥,最终也是什么都没说。倒是林敬言笑着看张佳乐的侧脸,最后还是轻轻开口了:

“感觉怎么样啊?”

张佳乐眼睛转过来一点,语气听起来有点闷:

“能怎么样,就这样呗。搞得你不会和方锐撞上似的。”

“我们和你们还不一样,”林敬言摇摇头,“我们目标是冠军,兴欣也是,义斩却不是。”

林敬言说完之后看着张佳乐,张佳乐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并不难懂,只是他明白了之后心里的无奈更深了一些。

林敬言虽说是职业生涯将尽,但是仍然有能力和方锐站在同一高度追逐一样的东西。就冲着相同的目的,他们也足以并肩向前,尽管阵营不同。但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却完全不一样,义斩给了孙哲平一个舞台让他再有机会站在赛场上,但是和张佳乐却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张佳乐在孙哲平第五赛季伤退的时候就早有了觉悟,他也试图挽留过孙哲平,想让他留在职业联盟里,但是事实摆在面前,孙哲平的手伤实在无法支撑。

张佳乐想着想着就进入自动感慨状态了,林敬言面无表情地把脸扭过去,自从他见过对着蜂王浆感怀万千的张佳乐之后,就相信这人一定是随时随地都能怀旧的那种。

听说Omega心思都蛮细腻的,怎么方锐整天就那样呢。林敬言陷入了痛苦的思考。

霸图自然而然赢下来了。张佳乐没什么心思关心最后的结果,连张新杰赛后小结都没听进去。韩文清见张佳乐心不在焉的刚想说两句,就被张新杰阻拦了。

“稍微体谅一下吧,队长。”

张新杰凑到韩文清耳边小声。韩文清听到之后终究还是没发话。张新杰又添了一句:

“如果你和我在场上单独对上,我们可能和他也是一样的感受。”

拳法家和牧师有可能单独对上吗。韩文清想吐槽,可是他说不出口。

张佳乐在散场之后想来想去还是一个电话打给孙哲平了。孙哲平接起来之后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好像早就料到了似的。张佳乐咋咋呼呼,说我来找你,孙哲平回了一句,说你回头,我在你身后。

张佳乐无语,恶狠狠地把电话挂断。他刚刚其实下意识不是回头,而是动鼠标向后开一枪然后迅速拉开距离。

然后他发现右手里压根没鼠标。

孙哲平确实就站在他后面,只是通道里长期不是很通风,气味乱七八糟,张佳乐一时半会也没分辨出什么。孙哲平走过去,手覆在张佳乐头顶,眼睛也不看他,只是看着前面的通道出口。

“跟我走,还是跟霸图回去?”

“跟你走。”

张佳乐很老实。孙哲平点点头,就把手放下准备出去了,张佳乐一把抓住孙哲平的手,指尖在他的绷带上轻轻摩挲。

“睹物伤怀了?”

孙哲平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看着张佳乐笑。

“没。”

张佳乐没肯承认,就是不乐意撒手。孙哲平也不挣开,就这么任张佳乐拉着。

“跟老韩张新杰说了没?”

“说了,不然张新杰不肯放人。”

“你们什么时候走?”

“我请假了,我明天晚上之前归队就成。”

“哦。”

孙哲平点点头。他本来准备带着张佳乐回义斩的,但是想了想,还是和楼冠宁打了声招呼,把张佳乐带到北京自个儿家房子去了。

孙哲平这套房子张佳乐也来过两回,所以不算陌生。孙哲平说他很久不到这边来了,平时吃住都在义斩,这边只是让人一周来打扫一次。张佳乐知道这点事,什么也没说。

张佳乐边闲聊着边在浴室洗了澡换了衣服,他的衣服孙哲平这边还有两身,是以前丢在这边的。反正他也没长了,还能穿。套着睡衣趴在床上玩手机刷微博,张佳乐总觉得心里不大痛快。

第五赛季孙哲平伤退,张佳乐脑子一热就趁发情期哄孙哲平把他标记了,想着这样可能孙哲平就会留在百花了,但是谁知这样也留不住他,孙哲平每个月固定时间往昆明跑陪张佳乐过个发情期。张佳乐实在忙的时候直接跟孙哲平说你别来了我用抑制剂撑一个月没事。孙哲平说你这样对身体不好,张佳乐就沉默,半晌甩了一句,知道你还跑?

孙哲平就没话说了。他总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始终没法释怀。后来第七赛季张佳乐也退役了,第九赛季他又复出了,第十赛季自己也复出了,命运轮转,造化弄人,真的不是说着玩儿的。

张佳乐按灭了手机,脸埋在手臂上。半潮半干的头发披散下来,略略长过肩头。孙哲平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张佳乐趴在那儿跟睡着了的似的,觉得好笑,刚洗完澡带着湿热气的手去捋张佳乐的毛,张佳乐嫌孙哲平捋着疼,就伸手抓他手腕:

“别动。”

然后他就这么抓着孙哲平手腕把脸抬起来,直起身一把跨坐在孙哲平身上。孙哲平眼神暗了暗,把擦身用的毛巾往边上一甩。他出来的时候身上就穿着条内裤,裸着的上身还有水珠往下滑。

张佳乐居高临下地看着孙哲平,散开的发丝有几根黏在脖子上,或者粘在一起蹭着睡衣领口。孙哲平对这种情况也算是相当熟练了,二话不说手就已经往张佳乐睡裤里探。张佳乐闭上眼睛,嘴唇往孙哲平额头上碰,孙哲平往下,舌尖在张佳乐锁骨处游荡,吮出一个暗红色的吻痕。

张佳乐有点恼,他怕被人瞅见。但是仔细想想,张新杰脖子上挂着吻痕出现的次数好像更多,虽然他尽力遮了。这不是废话么,他大夏天的还把扣子扣到顶,不是为了挡是为了什么。

当然张佳乐忘了一件事,那可是张新杰,扣子扣到顶是习惯和态度,和目的无关就是了。

张佳乐脑袋里瞎想的这几十秒,孙哲平已经把他下身扒光了。张佳乐觉得大腿上一凉,刚想不满地控诉两句,孙哲平就起身,一把把他按在床上。

孙哲平两只手撑在张佳乐脑袋旁边,张佳乐懵懵地手还挂在孙哲平脖子上。孙哲平不跟他废话,抬起张佳乐一条腿就往肩膀上架。张佳乐也相当顺从了,一言不发就任孙哲平动。

“你今天怎么这么闷?”

孙哲平反倒有点纳闷了。

“做完我就不闷了。”

张佳乐开始瞎胡扯。孙哲平笑,说冲你这句话我今天是得把你做昏过去。

“你别胡来啊!我明天还要回青岛的!”

张佳乐慌了,匆匆忙忙地就想把腿并拢。孙哲平哪会给他这个机会,硬是按着他大腿根不让他动。Alpha信息素也散了开来,面对着自家Alpha,张佳乐还真没敢乱动,但他气啊,锤着孙哲平胸口就开始骂。

后来他也骂不出声了,孙哲平今天晚上确实相当给力,张佳乐最后都瘫在那儿不太想动。他躺在床上,扯了被子把身上盖着,也懒得再去洗澡了。孙哲平翻了半天柜子把避孕药翻出来给张佳乐,张佳乐怀疑地看了眼日期,跟孙哲平说差两天过期,你也不怕我吃出病来。孙哲平瞥了一眼,说你怕就别吃了,反正你也没在发情期,几率不大。张佳乐如释重负,欢天喜地地把药盒子往边上一扔就倒回床上。忙完之后孙哲平关了灯往张佳乐旁边一躺,张佳乐枕在他手臂上看他。

“哎大孙,你今儿真没什么想法啊?”

“能有什么想法,你加油呗。”

孙哲平怎么不知道张佳乐,张佳乐心里是有个疙瘩今天才会来找他的。但是又不知道怎么直接说出口,干脆先释放一波再说。

现在释放完了就要开始卧谈会了。

“我不跟你说了吗,有的过去真的好放下了。”

孙哲平见张佳乐不说话,轻描淡写补了一句。张佳乐瘪了瘪嘴,嘀咕了一句我又不是你。孙哲平捏了捏张佳乐的脸:

“别郁闷了,睡吧。”

张佳乐点点头,眼睛闭上了。孙哲平把手臂抽回来,凑过去亲了亲张佳乐侧脸,然后重新躺好。张佳乐动了动脑袋,然后孙哲平就听见一声惨叫:

“孙哲平你又他妈压我头发了!”

 

张佳乐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皮筋找不到了,对着镜子愁眉苦脸。孙哲平刷着牙瞅他觉得好笑,张佳乐瞪他:

“你笑什么。”

“你头发披着好看。”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

“我迟早把头发剪了去。”

“别,”孙哲平连忙阻止,“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

“你当我什么人,大姑娘啊?剪个头发还舍得舍不得。”张佳乐不满,但孙哲平倒也看出来他打消这念头了。他穿好衣服,前一天张佳乐的脏衣服是来不及洗了,就丢在这,反正他队服好几身。两人收拾好了出门,孙哲平带他吃早饭去。在路上张佳乐看到张新杰给他发的消息,说张新杰已经帮他把行李顺便带走了,不用担心丢。张佳乐刚感动地准备回些什么,手指往下翻就看张新杰又加了一句:

“队长让我转告你,人别丢了。另外人如果没丢,回来加训。”

“我靠,我不是请过假了吗!”

张佳乐蹦起来,早点摊上人多,一群人纷纷侧目。孙哲平连忙把他的帽子往下拉了点,低声:

“你他妈不怕被人发现啊?”

“哦。但是你看这个!老韩又不讲道理!”

张佳乐龇牙咧嘴。孙哲平瞄了一眼,风轻云淡地回:

“加训不是因为你没请假,是因为张新杰帮你顺东西。”

“那又怎么了,队友爱呢?”

“队友爱不足以构成帮你整理行李的理由,”孙哲平十分淡定,接过包子先往张佳乐嘴里塞一个,“帮你整理东西至少得我和你这种关系。”

张佳乐想了两秒,然后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孙哲平把张佳乐送到登机口才打算走。谁知他刚走两步张佳乐又蹬蹬蹬跑回来,把他从后面结结实实一个熊抱。

“不怕赶不上啊你?”

孙哲平笑。

“没事,来得及。”张佳乐脑袋抵在孙哲平背后。

“去吧。”孙哲平摸了摸张佳乐指尖,“加油。”

“嗯。等这赛季结束了我来找你。”

“行。”孙哲平点点头。

“那我走了,你保重啊。”

张佳乐又蹭了蹭孙哲平后背。

“知道了。”孙哲平哭笑不得。

他看着张佳乐终于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还是轻轻笑了出来。他自己虽然并不想再拿什么冠军了,但他真心希望张佳乐拿一个总冠军。只是他没有想到,这赛季张佳乐终于还是折戟半决赛,无缘总决赛。

他更没有想到,张佳乐就在不远的未来,在世界上拿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总冠军。

END



想文题要我半条命我很难受

明天江周 瘫会儿

评论(7)
热度(136)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