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全职/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LL果厨 长情不改

一往而深 ABO

ABO(说是ABO好像不是很明显)

韩张only

400fo点文

回忆杀老夫老妻休假喝茶

已领证

时间线:十一赛季结束后

回忆时间线:第四赛季霸图夺冠

短篇一发完结

——

 

韩文清早上七点准时醒了,躺在他身边的张新杰也一样。韩文清反应了有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开始思考今天一天要做什么。结果怎么想好像都没什么事情做。

十一年,他终于光荣退休了。刚退役就立刻陷入了一种好像无所事事的状态。

其实说起来他才三十出点头,放在社会上的普通工作人群来说,甚至还是稚气未褪的小子。但是在职业联盟里却是老人中的老人。

韩文清想着想着有点想笑,但是他最后还是成功地把脸绷住了。他叹口气摇了摇头,边上的张新杰扭头过来:

“想什么呢?”

“没什么。”

韩文清起身掀被子下床去洗漱,张新杰也决不是赖床的人,两人几乎同步洗漱完,七点半准时出现在霸图食堂。

“早啊,韩队,张副。啊不是,那个……”

有早起跑步的新人看见两人来了顺势打了个招呼,但是一想现在这两人的身份变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

“没关系。”

张新杰毫不在意,推了推眼镜致意。新人挠了挠后脑有点不好意思。韩文清瞥了一眼,破天荒地开口和新人闲聊了:

“这么早的?”

“啊对!我晨跑习惯了,然后和公会的说好了今天要去帮忙!”

新人有点紧张,韩文清是出了名的不苟言笑,今天居然在这里和他聊天。

“不错,加油。”

那边张新杰已经找地方坐好了,韩文清朝新人点点头就径直朝张新杰走过去。新人使劲嗯了一声,还有点魂不守舍的。

“说什么呢。”

张新杰抬眼瞅了一眼韩文清,韩文清拿起筷子:

“没什么。看到年轻人就想鼓励一番。”

“怎么,退役了就这么多感慨了?”

张新杰轻笑。

“他们是霸图的未来啊。”

韩文清并不在意张新杰的笑,他望向霸图俱乐部窗外,目光深远。每一个队长都为战队操碎了心,他们付出得远比别人想象得要多。

“我倒是想起来第四赛季的时候了。”

半晌,张新杰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韩文清咬着筷子尖疑惑地看了张新杰一眼。张新杰吃饭的时候说话了,韩文清很吃惊,再仔细一看,他根本就已经吃完了。韩文清沉默着,看张新杰托着头,就听他开始讲起最早他们夺冠的那一年。

 

第四赛季,总决赛胜负场,团队赛。

韩文清已经觉得双手开始乏力,长时间的爆发和密集的操作让他体力消耗得相当快。视角里一叶之秋银武却邪仍然在光影里挥舞出一片盛景,远处沐雨橙风的枪炮声从未停歇。自己身后是石不转,是张新杰,是霸图最后最重要的人。

张新杰此时也是精神高度集中,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让局势天翻地覆。目前来看,优势仍然在嘉世那边。一叶之秋意气风发,三连冠后仍然在将横扫联盟的情形继续。光稳住局面还不行,还要求突破,沐雨橙风站位太远,不予考虑,张新杰手中鼠标微动,石不转的视角迅速转了一圈,最后竟然只有一叶之秋是唯一可行的突破点。

“突破一叶之秋。”

张新杰迅速打下这句话,在发出去之前却犹豫了。从叶秋突破,那是多难的事情?

(第四赛季老叶还是叶秋,所以回忆杀里不称叶修)

“突破,叶秋!”

张新杰还在斟酌,团队频道赫然跳上一句话,和他的想法一样,但是言辞要比他冷静果断。

发言人,大漠孤烟。

毋庸置疑,韩文清也意识到这一点了。但是他指令是下达了,谁去完成?

张新杰开始思考,他脑海里迅速描绘出霸图场上剩余几人的站位,自己站在最后,距一叶之秋三十二身位格;大漠孤烟,两点钟方向,距一叶之秋十四身位格;季冷应该在十一点方向,距一叶之秋很近,八个身位格。张新杰转动视角寻找季冷……季冷呢?

张新杰瞬间就紧张起来了,他的视角所及之处,没有季冷的身影。那个刺客,在这种时候,在哪?

季冷坐在比赛席里,看到韩文清下的指示几乎和张新杰同步分析出了站位,并且几乎是一种直觉,他知道突破一叶之秋,只能由自己来完成。他是刺客,只要一叶之秋出局,那么霸图就有绝对的机会扭转局势。季冷不是张新杰,他做不到事无巨细,但是那一刻,他作为一个刺客的决绝瞬间出现,驱使着他用最快的速度贴近一叶之秋。

想要秒杀?背身伤害加成,暗杀艺术,再来一个舍命一击。季冷知道这是霸图仅剩不多的机会,他的贴身进行得非常完美,完美到连叶秋都躲闪不及。

叶秋眼神里迅速闪过一丝诧异,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动,操作一叶之秋防御。那可是第四赛季的叶秋啊,手速反应都是巅峰时期。可是就算是这样的叶秋,也没有预料到那一刻,季冷的刀锋已经从一叶之秋的背后刺入,一叶之秋的血条几乎在瞬息间立刻清零。

叶秋瞪大了双眼,有点不可置信。苏沐橙看着团队里暗下去的一叶之秋的头像,觉得不知所措。

张新杰在期待,韩文清也在期待。

他们的期待成功了。一叶之秋出局。季冷出局。

大漠孤烟冲上,风卷残云一般清理着赛场。张新杰重新开始指挥,没有了叶秋的嘉世,在韩文清和张新杰面前还是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是霸图拿下的第一个冠军,从嘉世手里拿下的,断送了嘉世的三连冠王朝。

走出比赛席的时候,韩文清才觉得双手脱力,指尖发烫,指节甚至带着轻微的颤抖。韩文清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然后握紧。不虚此行,这是他带领霸图拿下的第一个冠军。

韩文清看着自己握紧的拳,然后拳上被另一双手覆上。这双手比他白净斯文,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

“辛苦了队长。”

张新杰说,韩文清看着他,张新杰笑得非常满足。

“嗯。”

韩文清点点头,然后把手放下,双臂一伸,把张新杰拥在怀里。

“我们赢了。”

韩文清在激动,在高兴,不过他克制,尽管在克制,张新杰仍能感受得清清楚楚。

但是吧……

张新杰站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队长你高兴我明白,可是你一A我一O,突然就这么抱一起,真的好吗?

张新杰的信息素飘在空气里,把他的手足无措全部反映给韩文清知道。韩文清双臂收紧了点,兴奋给了他勇气,让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新杰,我给了你一个冠军,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张新杰浑身轻轻战栗了一下,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整整一个赛季的磨合,让大漠孤烟和石不转成了联盟优秀强势的组合,也让韩文清和他在相互吸引里走得越来越近。本来A和O天生气场极易相合,张新杰和韩文清的个性一般人也难以接近,所以他们走近,走到一起,在此时此刻的巅峰荣光里,熠熠生辉。

张新杰唇角爬上笑容,他的眼神此刻显得尤其温柔。他拍了拍韩文清的背,语气很轻,很郑重:

“好。”

如果不是有人打扰,他们估计还会抱得更久。其实霸图其他人是早就出来等着了,看这情况硬是没敢上去打扰。霸图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一Alpha一Omega平时队里关系不要太好,而且他们觉得能忍受对方的脾气和生活习性这一点,就够宽容够深爱了。

打扰的不可能是霸图的人,只可能是嘉世的了。

范围再缩小一点,脸够厚到打扰人谈恋爱了,也就叶秋一个了。

叶秋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禁烟标志之后,偷偷摸摸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盒,然后被苏沐橙眼疾手快一把抢过去。叶秋苦巴巴的,只能语气带着酸去打扰人家谈恋爱了。

“哟老韩,搁这干什么,辣不辣眼睛啊。”

输了比赛叶秋不郁闷是假的,更何况烟都没得抽。语气那叫一个一波三折,听得苏沐橙都想笑。

但是韩文清心情好啊,张新杰也心情好。然而这两人都没有点亮嘲讽技能,不过叶秋的嘲讽这时很明显没有产生任何作用,人情侣护盾buff加成,别说伤害了,都能给你反弹回来。

叶秋杵了一会觉得眼睛真的有点疼了,于是扭头出去。记者招待会是照常不参加的,颁奖典礼今年也和嘉世没什么关系,他径直走出了场馆,身后苏沐橙朝霸图的人致意了一下就去了招待会。

冠军是要在后面的,更何况还有颁奖典礼在等着他们。张新杰的手此刻被韩文清握在手里,明明原本脱力冰凉的手此时却渐渐回暖,信息素在空气里柔和地交织,满心欢喜。

 

“这么多细节的?”

韩文清有点意外,张新杰居然数年前的事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张新杰认真地点点头,然后加上一句:

“那可以说是我一辈子最难忘的一天之一。”

“之一?”

韩文清挑眉。

“还有就是,第五赛季的夏休期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脸上微微带了点红。

韩文清心下了然,第五赛季夏休期那次张新杰的发情期,他终于把他们两个的这一生绑定在了一起。

 

三天之后,韩文清和张新杰决定回家一趟。他们老早就在青岛一起买了一套房子,领过证之后更加名正言顺了。韩文清忙了这么多年也该歇歇了,张新杰开始规划这个夏休期的旅行。韩文清就看张新杰认真地做着计划,觉得也终于是时候享受一回生活了。和这个人一起。

他相信他们的一辈子,一直一如既往。

END


有点赶啊还有点流水账

没有复查错字当没看到吧我打排位去了!gun

真的仔细想想老韩退役三十小几岁在社会上简直就是小年轻

想想就想笑(顶锅盖跑

评论(9)
热度(88)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