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全职/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LL果厨 长情不改

暖余生/ABO 1

ABO 日常

喻黄/双花/林方/韩张/伞修/双鬼/方王/昊翔/江周/包罗/刘卢

肖戴/莫橙/杜柔

时间线1:第十二赛季末至十三赛季黄金一代退役

时间线2:第十三赛季结束后七年左右

基本上都玩生子

有车(一不知道怎么推进剧情就用车凑字)不虐不刀

保证日更,双休日不定

不弃坑。保底字数大概是五万

——

Chapter.1

主场:全员

十二赛季总冠军归了蓝雨,亚军是微草。

尴尬的是轮回,孙翔和周泽楷的发情期同时出了问题,把江波涛和轮回经理给急的。周泽楷那边还好,孙翔这可麻烦,最后江波涛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一个电话打给唐昊让他来上海帮个忙。按理说季后赛场场重要,平时的训练、战术分析都是绝密,队员多多少少也被限制了出行,可是孙翔发情期不稳定魂不守舍的,江波涛也没办法。呼啸本年战绩不佳,堪堪踏入季后赛门槛,首轮就被淘汰。唐昊倒也学得沉稳了许多,没有光发脾气,认真分析总结了不少东西出来,让刘皓都很意外。

江波涛努力调整了局面,把身体状况对周泽楷孙翔的影响降到了最低,但是比赛场上的任何一个细节都是致命的。就是一个两个的小细节,让轮回以两分之差败给微草,把微草送进了总决赛。

身体恢复完全的方锐重新归队,和苏沐橙一起带领着兴欣闯入了四强。但是玩儿战术毕竟还是输了喻文州一筹,最后蓝雨拿下决胜局,兴欣十二赛季到此止步。

 

总决赛蓝雨对微草,也是多年的噱头了。第六赛季黄少天靠垃圾话给微草刷得军心不定,本赛季黄少天故技重施。王杰希则是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不管公共频道出现什么,都当不存在。上场之前高英杰看着王杰希的背影,心里有种很微妙的感觉,但是说不出来。他不是不知道王杰希这是最后一个在战斗的赛季,高英杰不想让为了微草奉献太多的人感到遗憾,只可惜,微草还是输给了蓝雨。

尽管最后微草输掉了最后的团队赛,但是赛场上最出彩的不是夜雨声烦,是木恩。高英杰从比赛席里出来的时候,身上湿透了,双眼也湿透了。双手在颤抖,一直到王杰希紧紧握住他的双手才有所意识。

高英杰朦胧着泪眼看王杰希,就见王杰希伸手按在他的头顶朝他在笑。

“你和微草的未来都还很长。”

王杰希觉得高英杰在十二赛季终于长大了,他终于可以放心地把微草交给高英杰。

来观战的方士谦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最后一年王杰希又为微草做了多少,他甚至觉得王杰希的目的不是一个冠军,只要他看见高英杰,包括刘小别、袁柏清等人的进步和成长就很满足了。

所以微草今年的落败没有让王杰希感到遗憾,微草的未来还在,他们的路还长。总有一天那些孩子会磕磕绊绊地站到巅峰。

 

而第十二赛季,则又是蓝雨一个更美好的夏天。六年一转,蓝雨重新站在了总冠军的高度,甚至连对手都一样。

擂台赛里,流云在一号位,他倒下的时候,微草的二号选手刘小别,还剩60%的血量。

以100%换140%,卢瀚文算是一场不错的爆发。事后喻文州问卢瀚文原因,卢瀚文想了想,小声回:

“因为我很想和刘小别前辈打一场。如果不把第一个人打下去,我就见不到刘小别前辈了。”

喻文州听了感慨着想笑,流云以45%对上满血的飞刀剑,最后拼掉了飞刀剑40%的血。黄少天说:

“瀚文啊,你看你平时和刘小别打得还算少吗?正式比赛的时候你脑袋里还在想这些东西是很容易失误的我跟你说。比赛的时候不能有私心啊,你看我比赛的时候有过私心吗?有吗有吗?”

“队长一遇险立刻回撤的人是谁啊。”

卢瀚文嘀咕。黄少天耳朵多好啊,立刻反驳:

“那是战术!你不懂,我可是肩负重任,保护队长是我的任务,不管对谁。你看看……”

“啊好啦我知道了,黄少你别说了。”

卢瀚文捂着耳朵,笑嘻嘻地跑了,留黄少天站在原地跳脚。

“他们都在长大,都在变得让人眼前一亮。”

喻文州走过来顺了黄少天的毛,心情大好地对他说。

 

总决赛结束,十二赛季正式落下帷幕。

方锐手里抱着耀耀看林敬言苦着张脸不知道想什么。他边哄着儿子边走过去瞧,就看林敬言电脑屏幕上挂着一排名单。

豪华程度宛如全明星赛。

“你这干什么呢老林。”

方锐好奇,搬了张凳子往林敬言边上一坐。林敬言把名单往上拉,这不是什么全明星名单,标题明晃晃五个大字——一周岁宾客。

“我靠,这么多人的?”

方锐吃了一惊,看着屏幕上的名单目瞪口呆。

“嗯。我们两家家人暂且不提,这群人一定要另请,毕竟之前北京方士谦也是这个规模。地点就在杭州好了。”

“那就这样呗,你苦恼什么呢?”

方锐觉得很奇怪。

“你以为他们光吃顿饭就够了?”

林敬言看了方锐一眼。方锐长长哦了一声,想了想之前在北京的时候,玩的那叫一个欢脱。方锐点点头,耀耀伸手去扯方锐的领口。方锐笑起来,在耀耀额头上啵唧一口。林敬言看着小孩子,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一把耀耀的小脸。耀耀眨巴眨巴眼睛,朝着他爸笑。

“你今年一岁了,知道吗?”

方锐一本正经戳着耀耀的小脸,耀耀懵懵地看着他,伸出小胖手抓着方锐的手指就往嘴里送。

“喂喂喂别咬别咬,你知道我这双手值多少钱吗。”方锐装作很急,要把手指往外抽,结果耀耀抱着啃更使劲。看方锐手上沾了一手的口水,林敬言觉得好玩,就从一边拿了块小饼干放到耀耀嘴边。耀耀眼睛转过来,迅速扔掉了方锐的手指,转过去抱饼干。牙也没几颗,抱着小饼干啃,啃了半天也没见啃下一块。

“你说别人家小孩都是咬自己手指,他就整天咬我的。”

方锐抱怨,点着耀耀的小脑门,在孩子白白净净的额头上留下一小块水渍。耀耀朝方锐嘿嘿傻笑一下。

“你还笑。”方锐噗嗤一声佯装嗔怒,看着耀耀的眼神那叫一个温柔。

林敬言和方锐最终确定了具体时间地点,群发给了决定请的人。

耀耀是十一赛季常规赛末出生的,一周岁在十二赛季常规赛末六月,别的人暂且不提,方锐自己还有比赛要打。因此林敬言就把时间推到了十二赛季结束。林敬言发短信的时候正好是总决赛结束后三天,留给各大战队的调整时间刚好,短信邀请到的人大部分表示没有问题,除了孙哲平和张佳乐。

昆明百花那两个则是因为张佳乐身体状况实在不适合出远门。孙哲平和张佳乐这头胎生了个女儿,小名本来是叫荣荣的,既然是姑娘就改成了蓉蓉。蓉蓉是个早产儿,张佳乐怀了九个月的时候就生了,加之是个女孩,因此没有耀耀出生的时候那么健康。张佳乐不可能丢下三个月大的女儿出门,带到杭州更不可能。孙哲平也不太忍心就这么把哺乳期的张佳乐丢家里带孩子,所以和林敬言打了声招呼,这次就不去了。

 

最早到杭州的是韩文清和张新杰,早到让方锐吓了一跳。林敬言是七月十号下午四点发的消息,而韩文清和张新杰是七月十一号早上十点到的。说航班不是巧合方锐都不信。

来得早不意味着他们来漫无目的地闲逛,这两个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计划的,更何况计划的还是张新杰。林敬言定的时间在七月十二号晚上,看韩文清张新杰这架势,估计是想在杭州玩一圈。方锐看着抱着耀耀难得一脸新奇的张新杰吐槽:

“你们来杭州比过多少赛了,杭州还没玩够?”

谁知张新杰把耀耀交给边上坐着的林敬言,看着方锐一本正经地解释:

“彻底玩一次没有。以前比赛时间紧,没有好好安排。”

方锐无话可说。既然人家这么想的,那就随他去了。本来方锐还想让叶修看着带个路,然后叶修瞥了方锐一眼,眼神里写满了“哥十几年没出过这条街西湖还没你们熟”。

方锐想想也是,叶修斜着看都不像是会经常出去散步陶冶情操的那种。

十一号下午不少人跟着都到了,方士谦、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是直接来了兴欣。这四个人一到那叫一个聒噪,黄少天先怼王杰希,怼完王杰希折腾耀耀,折腾完耀耀就问张佳乐呢张佳乐呢,怎么还没见他人。林敬言看着被黄少天折腾得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耀耀哭笑不得,方锐把孙哲平的回信给黄少天看,黄少天叹气:

“可惜啊,真是太可惜了。张佳乐生了个女儿来着的我还想看看。不过小孩一点儿大就算了想想也不可能带过来,也是也是。这次吃饭没法欺负张佳乐了好可惜啊,哎,太可惜了。”

“你有这种思想很危险啊黄少天。”

方锐装作正义使者教育黄少天,戏精似的让黄少天觉得下一秒方锐可能就要说出“大家都是朋友,我们要互相关爱,我们要彼此信赖,不能欺负别人”这种完全不方锐的台词。

然后方锐没有让黄少天失望,他说:

“我们可以远程连线视频啊。”

昆明的张佳乐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把蓉蓉吓了一跳。孙哲平扭头过来:

“张佳乐你是不是又偷吃冷的了。”

“我不是,我没有。”

张佳乐欲哭无泪。

 

十一号晚上还有四个航班晚点的,大半夜的十二点才到,半死不活。

江波涛看着困得五迷三道的周泽楷哭笑不得,而唐昊则黑着脸背着睡昏过去的孙翔。

十二号一大早到的则是虚空的两个和楚云秀,快中午的时候肖时钦到了。肖时钦这回终于把戴妍琦带来,戴妍琦一下机场大巴就拉着肖时钦雀跃着往兴欣跑,苏沐橙也管不了那么多,脸上盖着副大墨镜站在路边上等。戴妍琦看到苏沐橙就把肖时钦丢一边跑过去了,留着肖时钦无奈地拖着两个大箱子在后面追。

李轩和吴羽策没有来兴欣,楚云秀、肖时钦和戴妍琦则先到了兴欣会合,下午再找时间到酒店放行李。因此耀耀迎来了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一个上午。

楚云秀、苏沐橙、戴妍琦把耀耀围在中间,边上陈果和唐柔还在探头探脑。想想被五个大美女围绕应该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可惜耀耀还是个一岁多的孩子。

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声“啊他好可爱!”“啊可爱死了!”“来耀耀来和姐姐么么哒一个~”之后,楚云秀终于开始切入正题。

“耀耀,你以后一定要娶一个比你妈妈正直的人回来。”

方锐眼皮跳了跳。这句话槽点太多太大,他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林敬言坐边上看着方锐偷笑,方锐没好气甩了个眼刀给他,林敬言连忙赔笑。

可怜耀耀被苏沐橙抱在怀里,左边唐柔捏着他的小手,右边陈果戳他的脸戳得不亦乐乎。边上楚云秀和戴妍琦还在给他洗脑——内容大概是你千万别像你妈那么猥琐,要多向你爹学习做一个好人。

方锐苦着脸说各位姐姐行行好别让他叫我妈,我难受。被直接无视了。

 

中午十二点多肖时钦和戴妍琦要去整理行李先走了,楚云秀一个人来的,就被苏沐橙留在了兴欣。各自简单吃了个午饭,该睡午觉的睡午觉,耀耀终于落得个清净,在方锐怀里就睡着了。方锐哄着儿子自己也有点困。林敬言瞅着他们两个七倒八歪地在床上坐没坐相睡没睡相,就给他们把衣服整理好盖上薄被。夏天空调房里很容易感冒,耀耀断奶期过渡得还算顺利,也没见身体有多不适,但是该小心的地方还是要小心。林敬言看着趴在方锐怀里的耀耀,心里暖暖的。

 

晚上六点多各路人士出发,统统在酒店门口愣住了。

那三个字读什么,林什么玩意,己辛?哇老林这名字起得很有特色啊!

“请问,各位是不是参加林杞梓小朋友一周岁的?”

漂亮的招待走过来,试探性地问。这名招待自己不玩《荣耀》,但是弟弟却是《荣耀》死粉,倒也听说今天晚上有两位大神的儿子在这里有个一周岁请客,大厅里站着的那些人好像有个自己经常在杭州的报纸上看到,兴欣的前队长来着的?据说是《荣耀》之神啊。说不定就是的呢?

“啊不是不是,是这个,”黄少天先开口,指着牌子上林杞梓三个字,“林己辛。”

“……那两个字读杞梓,先生。”招待很无奈。

“哦哦哦,早说嘛,队长你刚怎么不提醒我!”

黄少天很尴尬,转头就把锅扔给了喻文州。他初中毕业就被魏琛拎到蓝雨训练营去了。可是喻文州也是个被《荣耀》耽误的美术生,他不是不知道这两个字的读音,只是有点犹豫,顺带思考这两个字有什么意义。

张新杰、肖时钦和王杰希保持了沉默,他们和喻文州的情况差不多,而王杰希则是故意不出口的,他很乐意看黄少天出丑。

顺便提一句第十赛季黄少天和树结下不解之缘的那场比赛,王杰希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带着微草整队把那场比赛翻来覆去看了几十遍,而且其中十几遍都只看黄少天被树砸去一半血的那一段。

至于叶修嘛,他不知道这三个字读什么,但他不说话。反正他知道总有人说的。

所以他叼着烟饶有兴趣看着黄少天把错别字大声地读出来,并且完全没有反省自己根本也不会读。

一大群人总站在这里也不好,好在方锐下来带人了。定的地方在顶楼,他和林敬言几乎把整个顶楼包下来了。

“我听说顶楼有个游泳池,是真的吗?”

苏沐橙蹦过来问方锐,方锐点点头:

“总去KTV也没意思,大夏天的不如包个场让你们游泳。”

“我靠大佬,快说你和孙哲平什么关系。”

黄少天吐了本应该是张佳乐负责吐的槽。

“你们随便一个人身上钱不够把顶楼包一晚上的?”

方锐回头呸了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剑圣黄少天一句。

 

顶楼泳池是露天的,桌子就摆在泳池的不远处,边上还有秋千,室内有更衣室。难得有机会好好休息一把的一群人看到这情景都忍不住在桌子边上坐好了。偏这天还不是很热,顶楼风不小,边上泳池,阵阵风吹过来还很凉快。

只是这群人看着林敬言脚边上摆着的几箱啤酒,觉得这人不怀好意。

林敬言抱着一脸甜笑的耀耀,自己脸上的笑容和耀耀简直一模一样。

TBC——



楔子←前情

2←后文

上面这个是楔子啊…昨天发的时候标题写错了 跪地不起


也不知道自己bb了些什么

要喝酒啦!

要喝酒啦!!

要喝酒啦!!!

↑为什么你那么开心

评论(14)
热度(206)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