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圈名越长终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偶尔写血族
全职高手/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主页长期点文
LL果厨 长情不改

日常厚颜无耻求评论
评论的大佬!您想看什么我写什么!

暖余生/ABO 2

ABO 日常

喻黄/双花/林方/韩张/伞修/双鬼/方王/昊翔/江周/包罗/刘卢

肖戴/莫橙/杜柔

时间线1:第十二赛季末至十三赛季黄金一代退役

时间线2:第十三赛季结束后七年左右

基本上都玩生子

有车(一不知道怎么推进剧情就用车凑字)不虐不刀

保证日更,双休日不定

不弃坑。保底字数大概是五万

——

Chapter.2

主场:全员

叶修看着林敬言这么笑着总觉得背后一凉,他后退两步差点就跌进游泳池里。苏沐秋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他胳膊,才使他免于浑身湿透。

叶修觉得是时候控诉一下孙哲平了。

远在昆明的孙哲平狠狠打了一个喷嚏。张佳乐立刻跳起来:

“哈哈大孙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吃冷的了!”

“妈的,谁骂我。”

孙哲平没理张佳乐。

说回杭州这边。林敬言微笑的脸上写满了“喝吧”,眼神里带着方锐式的真诚。

喝酒这种事偶尔倒还真的无所谓,反正赛季也结束了,小孩一周岁又是个喜事,大家又不是没喝过酒。而且再怎么样总要卖林敬言和方锐一个面子,大家都是多年的朋友和对手了。

但是为什么自己上来就被递了一整瓶,这是什么操作,我可以GG退出游戏吗。

叶修看着啤酒瓶,眼神空洞而孤独,好像要依靠温暖的灯光填补。

“老叶,你尽量喝,喝不完的倒给沐秋就行了。”

林敬言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叶修觉得如果可以他想把一整瓶都倒给苏沐秋。苏沐秋眨巴着眼睛微笑着看他,让叶修相当不情愿地提起瓶子,往自己的杯子里先倒了一杯。

叶修的酒量啤酒一杯倒早就不是秘密了,在座的大家也在一起吃过饭,唯独苏沐秋没有过。

酒过三巡,桌上的杯盘有点小乱。叶修早就倒了,又是一顿一口饭都没吃就搁一边睡着的饭。黄少天捧着杯子硬要给喻文州灌,喻文州难得也有点晕乎,就就着黄少天手里的杯子又多喝了一杯又一杯。方士谦这几年在美国锻炼出来的酒量不容小觑,不管怎么样在这桌人当中已经是惊为天人的存在了。他一边扶着身形不稳的王杰希,一边应对着各路到来的敬酒——别人喝一口,他喝半杯。吴羽策脚边的酒瓶已经下去了一大半,李轩试图把自己的瓶子和吴羽策的换一下,被吴羽策抓了个正着,苦着脸被罚了两大杯。张新杰严格按照计划,只喝了大半杯就一滴不碰,他那瓶剩下的都被韩文清喝了。韩文清的酒量是真的不错,至少与其他人比起来。可能是以前做职业选手的时候不该喝酒不碰,退役之后放飞自我,自己的一瓶和张新杰的大半瓶下去之后居然一点异常都没有。孙翔和唐昊……那两个脱了上衣只穿中裤举着酒瓶在游泳池边上引吭高歌怒吼释放青春朝气的是谁啊,不认识。

还有孙翔注意一点,你锁骨上还有吻痕呢,也不怕别人看见。

三个姑娘是例行不碰酒的,戴妍琦咬着玻璃杯壁光顾着拍照片了,肖时钦的杯子一见底她就立刻给满上,笑眯眯的肖时钦都不忍心拒绝。

林敬言作为主人喝的酒自然不少,而方锐因为要照顾耀耀也不方便碰酒。林敬言这会儿也有点醉意了,脸上泛着红。方锐在边上提醒着他小心着少喝点,林敬言笑着摇摇头说没事,开心嘛,咱们儿子都一周岁大了。方锐无奈也只好由着林敬言去。

边上周泽楷倒是一如既往不怎么说话,只有江波涛和他咬耳朵。他和江波涛喝得很安静但很快。这两个人其实还挺能喝的,别人半瓶下去的时候,他们已经一人一个空瓶在脚边上了。周泽楷张望着四周,戳了戳江波涛,江波涛嗯了一声,顺着周泽楷的视线方向看过去,叶修歪在边上的塑料躺椅上,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看苏沐秋向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地回避目光在那边剥虾吃,江波涛则把目光在苏沐秋周身扫了一圈,试图找点什么话题。

然后江波涛看到了苏沐秋脚边上放着的五个整整齐齐的啤酒瓶。

江波涛发誓那绝对不是别人喝的,因为苏沐秋边上坐着的是苏沐橙。

“苏前辈这是……酒量可以啊。”

江波涛艰难地开口,他自认自己和周泽楷喝得已经不少了,结果他们两个一瓶下去,别人还在突破半瓶,苏沐秋已经五瓶啤酒下肚,而且面不改色,一点也没见脸上泛红。

说实话五瓶啤酒在普通人看来也不算是什么令人太吃惊的事,但是想想边上歪着的一杯倒,想想今天没来的三杯倒,再想想一桌子坐着的半瓶下去已经神志不清的一大群人,苏沐秋简直是惊为天人!

“我?呵呵,还好吧。”苏沐秋从善如流,不置可否。其他人听见这边全都扭头过来,看到苏沐秋脚边上的五个空瓶。

苏沐秋可能抢走了叶修不少东西,比如良心,比如酒量。

桌子上闹哄哄的一群人反正半醉不醉的也开心得很,看苏沐秋海量大佬,全部举杯给他劝酒。苏沐秋笑着一杯接一杯,苏沐橙也不说话,安静地给他开了第六瓶。

后来不知道从谁开始的,好像是黄少天和方锐吧,劝酒就变成了拼酒,再变就变成了,“妈卖批,给老子喝倒他丫的!”主题活动。

然后苏沐秋没倒,煽动话题的黄少天先倒了,方锐不喝酒,把锅全扔给了黄少天。喻文州自己也有点迷糊,勉强保持着清醒把黄少天抱到一边空着的躺椅上吹风去了,他看了看醉倒了嘴里也叽里咕噜不停的黄少天,再看看那边吵得不行的一桌人,决定装作自己也醉了,往黄少天边上一坐,让黄少天靠在自己怀里,舒舒服服地抬头看天。

王杰希目睹了全程,心里暗暗把喻文州和黄少天骂了一通。黄少天就算了,喻文州你这算什么,跑了?不过他来不及细骂,因为边上方士谦喝得那叫一个开心,一手拿瓶一手拿杯子,看他那架势就差用瓶子对嘴灌了。他对面呢?苏沐秋笔直地站着,边上有苏沐橙给他倒酒。王杰希捂脸,觉得那叫一个丢人。

然后苏沐秋以千军万马皆不可挡的架势,一个人喝倒了包括黄少天在内的五个人。

边上的塑料躺椅堆着黄少天、李轩、方士谦、肖时钦、孙翔,还有装作自己醉了的喻文州。叶修这会儿晃晃悠悠地醒了,他看着苏沐秋脚边上至少六个空瓶了,揉了揉太阳穴晃到桌子边上按住了苏沐秋拿着杯子往边上送的手。

“行了啊。”

他懒懒地开口,声音还有点哑。眼睛半眯半睁的显然还没有完全醒过来。苏沐橙歪着脑袋看他,边上唐昊还拿着杯子和酒瓶剑拔弩张的呢。苏沐秋有点无奈,只好轻声地说,跟哄人似的:

“我没关系,你看我像醉了吗?”

“不行。”

叶修很坚决,连语气都跟平时慵懒的样子不同了。他指节分明修长好看的右手紧紧握着苏沐秋的手腕,就是不让他动。苏沐秋为难地瞥了一眼唐昊,苏沐橙噗嗤笑出来:

“那我来吧。”

叶修吃了一惊清醒了大半,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苏沐橙就以迷之手速抢走了苏沐秋手里满满的杯子,仰脖一饮而尽。末了抿抿嘴舔干净嘴角,杯口朝外给一圈人展示了一下。

唐昊傻了,苏沐秋之前喝得多是多,但是一点也不快,是喝得不停,酒品也很好,喝了再多也没有什么明显反应,形象做派还是那么优雅,和他的神枪手风格一模一样。而苏沐橙这一上来一口一整杯连气都不喘,末了大大方方地展示酒杯,宛如重火力枪炮师,出手惊人。

我靠,这兄妹俩是什么人啊。唐昊是吃惊,叶修整个人都呆了。他和这兄妹俩认识这么多年了,苏沐秋暂且不说,苏沐橙深藏不露……这藏得也太深了啊?

最后苏沐橙大大方方地清干净了三瓶,成功把桌上最后几个人喝得东倒西歪。

苏沐秋和苏沐橙施施然坐下来,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方锐抱着耀耀,看了一大场好戏。按理说他和林敬言是今天请客,结果那群人都没来灌林敬言,火力全往苏氏兄妹那边去了。林敬言酒量其实也不算好,没喝多少已经有点晃悠,这会儿刚好,省得方锐照顾小的还要照顾大的。耀耀老是扯着林敬言衣角,嘴里糯糯不清地喊着爸爸要抱。方锐拍拍林敬言,把耀耀交过去,林敬言伸手去接,结果耀耀又被林敬言身上的酒味冲得直瘪嘴,匆匆忙忙缩回方锐怀里,弄得这两个人哭笑不得的。

酒喝到实在不能喝了——苏沐秋苏沐橙表示继续也没事,被叶修强制禁止——该吹风的吹风,该吃饭的吃饭,就三三两两地开始闲聊。王杰希看着方锐怀里笑得甜甜的耀耀,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耀耀的小脸,一边问方锐:

“你们怎么给他起了个那么拗口的名字?”

方锐看了眼林敬言,耸耸肩:

“老林有个朋友说是什么算命的,给耀耀算了一次,说什么他爸姓林,名字里带木长久保平安啊什么的,不记得了。名字那个词也是那人从书里选的,我们都是打游戏的也不是很懂,说就这么说了。反正寓意也还好,也不算难听。平时在家也很少叫大名的,就这么定下来了。”

王杰希点点头,没有说什么。林敬言却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问了一句:

“那老孙和张佳乐他们闺女呢?两个多月三个月了,名字也定了吧?”

方锐摇摇头:

“没怎么听说过。张佳乐早产身体不太好,这几个月挺少看见他的。”

“他跟我说过,”张新杰突然接口了,“这个名字寓意还挺深刻的,难为他们了。”

“哦?”

“景繁。孙景繁。”

“繁花血景里取来的?”林敬言笑。

“我靠,万一他们闺女以后上学被老师罚抄名字怎么办,得抄死啊。”复活的黄少天非常成功地跑偏了重点,然后看向了王杰希,“哎王杰希我跟你说,你以后生个孩子就该叫方一,别人抄一遍,你家的五遍抄完了,省时省力。”

王杰希例行无视黄少天的废话。方士谦奇怪地看了王杰希一眼,王杰希匪夷所思地看回去:

“方士谦你敢说黄少天这主意好你就完了。”

方士谦非常无辜。

TBC——



1←前文

3←后文

我好难受啊错别字来不及检查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边看直播边填坑了 效率趋近于零

本来准备今天把双花那两个拉出来溜一圈的(?)结果篇幅已经快超了就算了 明天再说吧

苏家大佬的酒量是私设 其实仔细想想长相清秀的两人喝趴一群好像极其有趣(?)

评论(16)
热度(231)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