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圈名越长终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偶尔写血族
全职高手/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主页长期点文
LL果厨 长情不改

日常厚颜无耻求评论
评论的大佬!您想看什么我写什么!

暖余生/ABO 4

ABO 日常

喻黄/双花/林方/韩张/伞修/双鬼/方王/昊翔/江周/包罗/刘卢

肖戴/莫橙/杜柔

时间线1:第十二赛季末至十三赛季黄金一代退役

时间线2:第十三赛季结束后七年左右

基本上都玩生子

有车(一不知道怎么推进剧情就用车凑字)不虐不刀

保证日更,双休日不定

不弃坑。保底字数大概是五万

——

Chapter.4

主场:全员

时间线:黄金一代退役七年后

“孙景繁你再磨蹭一分钟试试!快起!”

张佳乐站在房间门口,手里拿着一堆衣服二话不说就往小床上一扔。

“好困啊,再睡两分钟……”

床上小丫头翻了个身把被子拉上去捂着脑袋,装作看不见张佳乐。张佳乐伸手就把被子一掀,以完全不输当年的手速顺带拉开窗帘。

“已经八点了你不怕迟到?”

“不会迟的啊。”蓉蓉难受地睁开眼睛,然后被太阳照了个正着。她伸手摸到边上放着的闹钟,看了一眼之后往张佳乐身上一扔:

“才七点半!”

孙哲平在外面的桌上吃早饭,这种情景基本每天都会出现一回,孙哲平早就习惯了。不出两分钟张佳乐拎着蓉蓉走出来,把她推到卫生间去梳头。蓉蓉蹦上垫脚用的小凳子,努力伸着手去够牙刷和牙膏。张佳乐拿着梳子给她梳一头酒红色的长发,孙哲平咬着包子走过来看,蓉蓉刷着牙听张佳乐啰嗦:

“你房间里,床上,家里到处都是你的头发,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

“那明明是妈妈的!”

蓉蓉咬着牙刷含糊不清地反驳。

“叫爸爸!”

张佳乐拿梳子敲了一下蓉蓉的脑袋,不轻不重。蓉蓉瘪了嘴,漱了漱嘴一口水吐出来,扭头朝孙哲平控诉:

“爸爸,妈妈天天就说我!”

“嗯。”孙哲平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觉得好笑。

“小崽子现在没大没小的,别乱动,再乱动你自己梳头。”

张佳乐警告蓉蓉,蓉蓉乖乖把头扭回去。孙哲平吃完了嘴里的包子,坐回桌子边玩手机,看了眼通知,再看了眼时间。

“我们下午一点之前到北京就行了,不急。”

“听见了没!爸爸都说不着急了,我明明可以再睡一会。”

蓉蓉听了立刻得劲朝张佳乐喊,张佳乐没理女儿,回头瞪孙哲平:

“大孙我跟你说你别老向着她,一天赖床年年赖床。”

“说得以前在百花的时候,你赖的床还少似的。”孙哲平随口一回,张佳乐被呛得直翻白眼。

今天是《荣耀》少年组对抗赛线下赛赛前调整的第一天。说起来什么对抗赛,就是冬令营一样的东西。小孩子在放寒假,按理说《荣耀》这种操作比较复杂的游戏,小学生是很少的,但是它也毕竟经历了不少年的洗礼,加入《荣耀》圈的下至五岁小朋友,上至五十岁大叔。这六七年中,职业圈水平也越来越高,因此带动了不少低龄玩家。

想职业圈当年最风光的一群人的后代也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这次的冬令营也随处可见这些代表性的小孩。

“蓉蓉明天第一个打的是谁啊?”

张佳乐给蓉蓉梳好头走出来趴在孙哲平肩上瞅他的手机,孙哲平摇摇头:

“现场抽签,没定呢。”

张佳乐不以为意:

“算了无所谓,能在我手里撑过一分钟,肯定见谁打谁。”

“在你手里撑过一分钟很厉害?”

孙哲平怀疑地看了一眼张佳乐。

“靠,我当年也是……”

“你是不是想抢老魏的台词。省省吧。”

张佳乐狠狠地掐了一下孙哲平的胳膊。

吃完早饭,带好该带的东西,一家三口就出发去机场了。

“账号卡带了没?”

“带啦。”

蓉蓉穿着件樱色的小斗篷,一条黑色的小裙子。斗篷帽子上还有两只白色的兔耳朵。她背着小包拉着张佳乐的手蹦蹦跳跳地往前走,小脸红扑扑的,每走一步帽子上立着的兔耳朵就蹦跶一下。孙哲平跟在这两个人身后,看蓉蓉这样子实在可爱,忍不住用手机对着拍。张佳乐一开始没发现,一次偶然回头被孙哲平拍到了侧脸,刚好蓉蓉也在扭头看她爸,孙哲平这一张照片拍下了一脸好奇的小丫头和张佳乐线条好看的侧脸,孙哲平盯着看了好久,决定把它设成锁屏。

“大孙你整天瞎拍什么呢。”

张佳乐毫不自知,凑过来看。孙哲平大大方方地展示给张佳乐,张佳乐看到之后笑得那叫一个狂妄:

“哈哈哈哈老子这么帅的。”

“我也要看!”

蓉蓉哒哒哒跑过来,踮着脚拼命伸手去够孙哲平的胳膊,孙哲平蹲下来摸了摸蓉蓉的脑袋,蓉蓉挤过来看了一眼,跟不好意思似的捂住了小脸,扭头扯着张佳乐又走了。孙哲平觉得奇怪得很,怎么这丫头被拍这么不好意思的。张佳乐看孙哲平一头雾水,笑着解释:

“咱俩以前被拍得那么多早习惯了,她还难得拍一次照片呢。”

孙哲平点点头,看着脚步重新欢快起来的蓉蓉,再看看低头不知道和她说什么的张佳乐,幸福得都有点手足无措。

 

说起来,这次的冬令营主办方自然是《荣耀》联盟,提议者却是已经做了两年主席的喻文州。再后退一步,主要是黄少天想让自家女儿出个风头。

喻小小真的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了。不仅继承了黄少天的手速,还继承了喻文州的心脏。今年明明刚刚七周岁,就能把《荣耀》的设定记得清清楚楚,甚至听得懂喻文州给她解释的一些简单战术。

“如果喻文州把手残你把话痨遗传给你家小小就完了。”

叶修曾经吐着烟这么说,黄少天气得重新拾起了他不说多年的口头禅:

“我靠老叶快来PKPKPKPKPKPKPKPKPK!”

叶修没理他,他忙着看自己儿子呢。

叶修是无心防范,苏沐秋也无心做保险措施,稀里糊涂的有一天叶修就对着两道杠愣神了。来了就来了,所以苏叶子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生的。

但是说起来苏叶子几乎是被苏沐橙带大的。苏沐橙退役之后手速反应不及以前,但是长相仍然相当出众,技术在网游里也仍然是碾压级的高手,就在网上开直播,人气那叫一个爆棚,来看操作的、来看脸的都有。

还有一种就是来看当年荣耀之神的儿子的。苏沐橙的直播间里基本每天都有一个小男孩晚上八点准时报到,喊着苏沐橙姑姑,喊了一半被苏沐橙的眼神瞪得改口沐橙姐姐。小叶子跟着苏沐橙学枪炮师,再偶尔蹬蹬蹬跑到隔壁去看唐柔玩战法。

再加上林耀耀,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进入线下赛的孩子。林耀耀今年九岁,已经算是大哥哥一个了。林敬言、苏沐秋、孙哲平三家几乎是同时到的北京,下午两点到主办方会场报道的时候看到喻大主席领着七岁大的喻小小,黄少天在边上叽里咕噜,看到方锐和张佳乐眼睛里闪出奇异的光辉,剩下来的人感觉想起了当年被这三个人的猥琐烦话血景支配的恐惧。

流程走完之后,喻文州作为东道主就请老朋友们喝了下午茶,四个小家伙就被扔在边上随他们自己玩了。这家咖啡馆排着一排边的电脑,四个小家伙欢呼着奔过去,熟练地打开《荣耀》刷卡登录。方锐和黄少天憋不住,跟着四个小孩儿一起奔过去围观。黄少天还拼命和喻小小抢电脑,被他女儿拍了好几下。

“我们不少年没见了吧?”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和喻小小争执不下的背影,端着杯子,笑着开口。

“是啊,想想连唐昊孙翔都退役好几年了,真的是。”

张佳乐双手托着下巴,难得露出了怀旧的神情。却一直瞥着边上吵吵闹闹的两大四小,眼神里满是期待。孙哲平照张佳乐后脑轻轻拍了一下:

“多大人了。”

“我靠,你怎么不说方锐黄少天多大人了。起开起开,我去看看。”

张佳乐不乐意了,从孙哲平面前挤出来,走到蓉蓉身后看她玩,然后开始指手画脚。孙哲平看着张佳乐成功融入幼儿组的身影,什么话都不想说。

“那唐昊孙翔他们后来怎么说的?”

“听说孙翔怎么都不肯生孩子,好像一直拖着的。”

林敬言接了一句,边上传来方锐一声嘲笑:

“哈哈哈哈黄少天你不行了,还不如让你闺女来。”

“呸呸呸呸呸刚刚操作失误懂不懂方锐你别那么多废话了看我再来!接招接招!”

“哎,早说我也拖着了。”

叶修嘴里叼着烟貌似很惆怅,苏沐秋指着墙上的禁烟标志满脸微笑,没法点烟叶修那叫一个痛苦,坐不到两分钟就宁愿走到屋外吹冷风抽烟去了。

叶修站在咖啡店门口,看到老远走过来两个熟悉得不行的身影。他笑了一声抬手挥了挥。

“哟,老韩,你们也来了啊?”

“叶修?”

韩文清有点意外,张新杰朝叶修点点头:

“你怎么在这?”

“里面不让抽烟。”

叶修成功地答非所问,装作跟自己没关系蹲下来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

其实是个人都知道张新杰问的是叶修怎么会出现在北京,而不是问他为什么大冬天站在外面不进去。

小姑娘一本正经的样子和张新杰如出一辙,她奶声奶气一字一顿地说:

“叶叔叔好。”

“哎,你好。”

叶修嘴里还叼着烟,一直对着小姑娘也不好,就站起来朝店里扬了扬下巴:

“好多熟人呢。进去看看。”

好在这两个人也习惯叶修的老大不正经,刚进去就看到老队友林敬言,边上电脑那边明显堆着三个闹腾不减当年的成年Omega和四个小孩儿。

“哎,老韩和张新杰也来了啊?”

首先看到这两个的是林敬言,他站起来朝那两人笑着打了个招呼。他们点点头,径直走到他们边上坐下。张新杰拍了拍自家闺女的肩膀:

“这是你林叔叔,我和你爸爸以前的队友。”

“林叔叔好。”

小丫头认认真真地问好。张新杰又指了指喻文州:

“他是这次比赛主办方负责人喻主席。”

喻文州听了心里一慌,哭笑不得,连忙摆手:

“别这么说,大家都是一期的。”

小丫头又跟着道了好。张新杰把苏沐秋和孙哲平又给她认了一遍,最后转向了边上吵得不行的三个大人,决定暂时不要让闺女接触比较好。

“小丫头叫什么名字啊?”

苏沐秋双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翘起了嘴角,问。小姑娘抬头看着这个长相清秀看起来还尤其年轻的、感觉叫叔叔都有点不太合适的Alpha,吐字清晰:

“韩溯。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的溯。”

“什么。”

苏沐秋石化在原地。料是苏沐秋也没有想到小丫头会来这么一出。《诗经》上的东西,他能知道几句?边上几个人全愣住了,半晌孙哲平怀疑地看向了韩文清:

“你们退役之后去哪个大学深造了?”

“这是初中学的。”

张新杰不为所动。

“那你们让七岁大的孩子背这个?”

孙哲平针锋相对。

“我们没让她背,这是……”

“哎你们吵什么呢?哎老韩?哎张新杰?哎你们都来了啊,这谁家孩子,你们家的?小丫头长得这么像张新杰的,哟,还穿个白衬衫带个小蝴蝶结呢这么正规的?”

边上黄少天和张佳乐方锐闹够了过来想找喻文州要东西喝,刚过来就看又来了两个熟人。

“晨晨,这是黄少天。”

张新杰好不容易在黄少天说话间隙找到机会给闺女介绍他。

“哦,少天……哥哥好。”

韩晨晨抬头看着这个嘴里巴拉个不停的人,黄少天看起来比其他人要……说年轻都不合适,三十几岁的人和十年前基本没什么差别,韩晨晨斟酌了半天还是决定叫哥哥。

“哎呀小嘴这么甜的还知道叫哥哥!哈哈哈哈看来我一点也不老的啊队长你说是不是。”

黄少天开心了,把晨晨梳得整整齐齐头发揉得乱七八糟。晨晨皱了皱眉头往后退了两步,打开随身的小包拿出梳子,站到一边开始整理头发。

“这么小就会自己梳头了?”

“短头发自己会整理就行了。”

韩文清点点头。黄少天被小萝莉嫌弃了,哭天抢地地折回电脑那边折腾自家丫头。

“你们都是带他们来参加这个比赛的?”

终于被林敬言找到一个像样的话题。

“对。海选没什么压力就过了,”孙哲平接话,“之前我和张佳乐还在想,线下赛估计会看到不少熟人,果然。”

“其实我当时提出这个活动也不是想评比什么,我想如果是你们这些人的儿子女儿,肯定能站到最后。”喻文州端着咖啡杯,朝着一桌人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我还是相信遗传和天才的。”

“这是在为联盟的未来考虑?”

张新杰挑眉。

“不是。我们没法保证他们愿意像我们一样走游戏的路。维持联盟的活力是我分内的事情没错,但是单纯就把他们认定为未来就太自私了。”

喻文州面不改色。

“从蓝雨退役之后,我和少天都看到瀚文以突破我们意料的速度在成长,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就知道,任何一个小孩子的潜能都不是我们能掌控的。

“所以我提出了这个活动,好在最后投票表决通过了。线下赛有128个孩子参加,和联盟挑战赛、季后赛一样都是淘汰制,首轮每组四进一,留32;次轮每组二进一,留16,末轮每组二进一,决出八强,比赛结束。”

喻文州风轻云淡,把从未透露过的线下赛赛制告诉了这一桌的人。

“没有冠军的?”

韩文清有点意外。

“没有。我想在座的都清楚这个比赛是以活动为主,最后的八强奖励还是很有趣的。”

“我总觉得你只是想把我们都聚到一起搞事情。”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完了烟带着一身的凉气和烟气回来了。

“那就到时候再说了。”

喻文州还是不为所动。

“你可别让你家的走后门啊,”叶修往苏沐秋身边一坐,警告喻文州。

“怎么可能……”

喻文州嘴角抽了抽。

“要走我们几家的要一起走!”

叶修补上了后半句。

“我家蓉蓉用不着。”

孙哲平头一个拆叶修的台,毫不留情。

“耀耀也不用。”

林敬言微笑着。

“我也不用!”

整理完头发一直安静地在一边喝果汁的晨晨举起了小手,一脸认真。

“好。”

喻文州笑起来。然后他们的视线转向了边上吵闹一刻没停的上网区,看到了老大不正经的黄少天、方锐和张佳乐,还有神情严肃眼神专注,手上操作一直没停下的四个孩子。

天才的确是可以相信的,但是难保路上真的杀出什么意外的惊喜啊。

TBC——

PS:

林敬言&方锐:林杞梓,耀耀,男,九岁

孙哲平&张佳乐:孙景繁,蓉蓉,女,八岁

苏沐秋&叶修:苏欢烨,叶子,男,八岁

喻文州&黄少天:喻恬,小小,女,七岁

韩文清&张新杰:韩溯,晨晨,女,七岁



3←前情

5←后文


后续会有别的人物带着他们的儿砸丫头出场

今天中午我他妈把教室包场了,都没人来自习了

他妈的,为什么我不翘课呢

评论(8)
热度(189)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