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圈名越长终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偶尔写血族
全职高手/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主页长期点文
LL果厨 长情不改

日常厚颜无耻求评论
评论的大佬!您想看什么我写什么!

暖余生/ABO 5

ABO 日常

喻黄/双花/林方/韩张/伞修/双鬼/方王/昊翔/江周/包罗/刘卢

肖戴/莫橙/杜柔

时间线1:第十二赛季末至十三赛季黄金一代退役

时间线2:第十三赛季结束后七年左右

基本上都玩生子

有车(一不知道怎么推进剧情就用车凑字)不虐不刀

保证日更,双休日不定

不弃坑。保底字数大概是五万

——

Chapter.5

主场:全员(以后不专门说都是全员,以tag为准)

但是吧……说是比赛,喻文州还说得跟真的一样……

“今天我们晚上八点准时出发去庙会,请各位小朋友做好准备哦!”

漂亮的主持人姐姐拿着话筒对台下的参赛选手说。他们的爹妈坐在最后几排,开始拿手机搜今天晚上庙会的内容。

再具体一点就是——

“我靠,大孙你看,晚上庙会有章鱼丸子,还有关东煮,还有锅贴,还有糖葫芦,还有……”

张佳乐对着手机兴奋地扯着孙哲平的袖子。

“吃不死你。”

孙哲平早就习惯张佳乐不管别的先看吃的。

“晚上我能不去吗,我想回去睡觉。”

边上的方锐瘫在椅子上一脸颓废。

“让耀耀跟着他们去?”

“没关系,反正跟着他们,他又不会丢了。”

方锐直起身,一只手搭上林敬言的肩膀,凑到林敬言耳朵边上吹风,“你不是一直在想儿子在家,做那种事很不方便吗?”

林敬言一愣,刚想偏过头去说什么,前面黄少天就把头扭过来: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检点一点啊这可是在外面,周围还坐着一圈熟人呢,虽然我们都知道你们两个的事啦但是这么隐私的东西你们能不能等散场啊,或者出去说?一定要在这里说的话麻烦声音小一点不然搞得好像我们很愿意听一样你说是不是啊。”

“我呸,搞得你和喻文州没这么想过一样。”

方锐多厚的脸皮啊,被戳穿了一点都不羞耻,理直气壮地顶回去。

“我……”黄少天被噎住了,难得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他对着方锐干瞪眼,方锐看黄少天的眼神里充满了略略略。林敬言看着这两个三十几岁的小孩很无奈。

韩文清和张新杰则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张新杰往手机里输着晚上的注意事项,韩文清有时候想起什么跟张新杰说了,张新杰点点头再加进去。

“八点出发,最早也要十点多才能回来吧?”

张新杰小声问韩文清,皱着眉头。

“嗯。不过小孩子没那么多精力玩那么迟的。”

“晨晨平时在家九点半就必须睡觉了。”

张新杰表情非常严肃,仿佛碰到了什么天大的难题。韩文清也犯了难,在张新杰的影响下,晨晨的作息时间也是如机械一般的精准。但是如果九点回酒店,根本玩不了什么。

“要不你们和喻文州商量一下,提前一个小时。”

叶修显然听见了这两个人的交谈,老大不正经地提出了一个扯蛋一般的建议。线下赛又不是只有他们五个小孩儿,还有123个孩子,再加上陪同的家长,少说两百号人要去。不集体行动,但是来回时间都是差不多的。又不可能只有几个人去,大家都是安排好的,都宣布了随意改变也不好。

“你们应该早点告诉喻文州,”叶修看起来很认真,“然后告诉他八点太迟了。”

韩文清和张新杰没理他。他们压根不知道今天晚上还有这个活动。还早点告诉喻文州,告诉个球球大作战。

最后张新杰再不愿意也没办法,他决定难得迟睡一次。

这几个人小会开着,前面已经散场了,一群小孩儿乱七八糟地跑过来找各自的家长。他们看到跑得最快的是苏沐秋叶修家儿子,哒哒哒地直冲过来:

“爸爸爸爸爸,我们快找个地方,可以打游戏的!”

“干什么?”

苏沐秋蹲下来看着儿子。

“小小说要和我PK!下午在咖啡店一直都是少天哥哥他们占着电脑,我们没机会打!”

话音未落,喻小小就奔过来,站在苏叶子后面,叉着腰相当霸道:

“耀耀哥哥说你很厉害,沐橙姐姐也说你很厉害!”

“沐橙姑……姐姐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苏叶子有点吃惊,下意识喊出口的姑姑再硬生生憋成了姐姐,末了还左右看了看好像心有余悸。苏沐秋哭笑不得:

“你姑姑在杭州没过来呢,怕什么。”

“每次喊错她都要说我,很可怕的。”

“哪里喊错了,本来就应该叫姑姑。”

叶修叼着烟,很不屑。

“你懂个屁啊老叶,女孩子对这种称呼可是很在意的你知不知道,哦对了你不知道我忘了,我们还没退役的时候你都被叫着老了老了,也不怪你对的。不过说起来闺女你怎么跟沐橙妹子有来往的我怎么不知道?”

黄少天看散场了这群人还聚在那儿不知在说什么,自己家女儿好像还在事件中心的样子,就凑过去听。

“哦,之前我看沐橙姐姐直播的,她下播之后我去私信她,告诉她我是小小,她就知道了。然后她就和我聊了聊,讲唐柔姐姐和苏叶子。”

“苏妹子下播一般都在十二点以后了吧?”

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脸微笑地站在黄少天和喻小小身后。

“你再和她一聊天,那你那天几点睡的啊?”

喻文州还在笑。

“我记得一直都是少天监督她睡觉的吧?”

喻文州笑得越来越意味深长了。

黄少天和喻小小同时咽了口唾沫,短暂的沉默之后,黄少天拉起喻小小站起来调头就跑。喻文州以完全不喻文州的手速一把抓住一大一小的衣领。

“要去哪儿啊?”

“哈哈,队长,那个,我们蹲久了,起来活动活动。”

黄少天不知怎么的就蹦出了好几年之前的台词。喻小小在边上点头如捣蒜。

那边苏叶子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叶修还在对他进行“不畏强权勇敢向前”的教育。

又称,要勇敢地叫苏沐橙为姑姑。

“不行,我会死。”

苏叶子头摇得快掉下来了。

“还有云秀阿……姐姐也是的。”

苏叶子瑟瑟发抖。

“这些姑娘都这么可怕的?”

叶修怀疑地看着儿子。

“你不懂。”

苏叶子目光深远,对着叶修,对着曾经的荣耀之神,对着《荣耀》圈影响空前深远的男人,仿佛就义一般地缓缓吐出这三个字。

叶修嘴角直抽,差点连烟都没叼住。苏沐秋看着这两个人再讨论话题都不知道歪到哪去了——虽然已经歪得没边了——就赶紧把话题岔回来:

“那你下午去找喻小小吧。”

“对哦,都怪爸爸岔我话题。”

苏叶子恍然大悟,然后扭头就把锅甩给了叶修。叶修强忍着给儿子一拳的冲动,开始怀疑是不是这小崽子还遗传了自己的欠揍。

苏沐秋知道之后表示很惊讶:“你还知道自己欠揍?”

叶修久久无语,当年被几大公会围追堵截还意识不到欠揍的话,他也枉为人了。

话说回来他在自己Alpha眼里到底是怎样的形象啊?!

 

散会,休整,这次线下赛安排的住处相当不错。酒店自带网吧,和当时挑战赛酒店差不多。因为是个人为单位,所以网吧也没分那么细,顶多就是包了半个月。

林敬言、苏沐秋、韩文清住在一层,孙哲平在他们楼上一层。喻文州因为是联盟主席兼主办方代表,和黄少天喻小小住在顶楼。

下午三点半,喻小小和苏叶子准时出现在网吧门口,同时来的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黄少天,以及明明和自己家没关系仍然坚持看热闹的张佳乐和方锐,以及被死拖着来的孙哲平。

“这叫了解对手!”

张佳乐义正辞严。

“了解个屁,蓉蓉本人都没来。”

孙哲平很无奈。环顾了周围一圈,发现苏沐秋和叶修都没来,就问了一声。

“哦,他们据说要睡觉,就不下来了。”

苏叶子风轻云淡。

在座的成年人脑子里咯噔一下,苏叶子话里一个“据说”仿佛别有深意。

“啧啧啧,大白天的哦。”

方锐边咋舌边摇头,看到苏叶子朝自己投去了疑惑的视线,连忙咳嗽以掩饰。

喻小小和苏叶子并排坐在一起,刷卡登录。看到登录出来的角色,孙哲平吃了不小的一惊。而张佳乐他们因为下午看过了倒没多大反应。

“你这号……蓝雨训练比赛不用的?”

孙哲平指着喻小小屏幕上的账号,非常怀疑。

“爸爸说,因为要举行这个线下赛,所以常规赛会停一次。所以我就和瀚文哥哥借了账号卡。”

喻小小登录的账号是流云。卢瀚文接过夜雨声烦了,但是流云也是一直留在蓝雨给新人用的。

“不过现在只是练手啦。”

喻小小突然又加了一句,和黄少天相视一笑。

张佳乐和孙哲平面面相觑,没懂什么意思。

流云的武器仍然是重剑,其实和喻小小的形象还有挺大的反差的。

另一边苏叶子也登录,账号也让孙哲平眼前一亮。

不,不是一亮,是咬牙切齿。

“叶修把君莫笑给你了?”

“嗯哼。”

苏叶子显然心情很好。叶修退役之后兴欣没人有能力玩散人,所以君莫笑也退出了职业舞台,还经常会出现在网游抢BOSS的一线。不过这几年等级上限再次提升,散人无职业劣势越来越明显。但是由于叶修的影响仍在,网游里仍然有不少试图学习君莫笑的散人玩家,游戏方倒也做出了对散人有利的调整。不过没有千机伞这种妖孽武器,调整了也没什么用处。唯一受益者,也不过只是叶修的君莫笑而已。

“你才七岁啊,散人很难的。”

孙哲平难得发表了看法。苏叶子突然蔫了,闷闷地接话:

“我知道,而且很累。所以我正式比赛不用君莫笑的。”

“那你……”

“是她非要和君莫笑打的。”

苏叶子指了指喻小小。

“是爸爸说的!”

喻小小连忙反驳。

“哪个爸?”

“废话当然是我啊。”

黄少天接话。

“怎么,你还没走出君莫笑留下的阴影啊?”

张佳乐笑黄少天。

“呸呸呸呸呸,别以为我忘了第十赛季你被叶修打爆的那场个人赛。”

黄少天呛张佳乐。

大人在吵闹,流云和君莫笑已经进了竞技场。这群人的视线也被开始的比赛吸引。

流云的武器是重剑,速度自然低了一筹,和当年没有什么差别。张佳乐他们自然看得出来,黄少天却面不改色。图是苏叶子选的,比较中规中矩的一张图。君莫笑自然是先手,和叶修的习惯一样,千机伞以枪形态进行了本场比赛的第一次攻击。流云原地起跳侧身,剑影步开出,错成四个半身影。

“哟,不错啊。”

方锐称赞。七岁的小姑娘,四个半身影,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技术了。

君莫笑伞尖子弹频率瞬间改变,格林机枪扫出。苏叶子的判断速度自然是输周围大人的,因此那半个也让他犹豫了一瞬。流云趁着这短短几秒的试探时间,三段斩开路,直接贴身。

剑客贴身散人,意味着无法逃避的激战。苏叶子反应和手速不差,千机伞一抖,变成了最常见的一种形态——战矛。

龙牙、天击。喻小小在心里默念,最常见的战法起手式,她早就记得非常清楚。但是君莫笑使出的龙牙好像起手太久了一点,黄少天眼尖,立刻喊了出来:

“我靠,豪龙破军!”

论战法,苏叶子学得最多的还不是叶修,反而是唐柔。君莫笑这次在千机伞矛形态上打上的技能,赫然是唐柔最喜欢的60级大招豪龙破军。

喻小小的判断比黄少天慢,黄少天喊出声的时候她已经把豪龙破军当龙牙处理了,最普通的抬剑格挡,自然挡不住豪龙破军凌厉的攻势。

喻小小吃惊只吃惊了一瞬间,她用最快的速度化解了暂时的劣势。豪龙破军是大招,收招僵直却不算长。流云流星式开出,剑客身形瞬间移位。

但是,还是有些慢了。重剑的重量还是给了流云拖沓。拖沓了八九年了,给卢瀚文带来不少苦恼的慢,今天也给喻小小带来了麻烦。君莫笑手腕一翻,从伞柄里抽出剑。

“拔刀斩。”

黄少天念叨着招式名字。屏幕上流云和君莫笑仍然在激斗,技能光影绚烂夺目。

这场比赛已经过了两分钟。目前是流云处于略微的劣势,张佳乐在一边看着,总觉得喻小小仿佛有点束手束脚。他捅捅孙哲平,小声问他的意见。

“不光是小小,苏叶子也有一点。”

孙哲平很赞成张佳乐的判断,方锐也加入了讨论。

“苏叶子估计是散人用得不怎么放得开,我猜他用得最多的果然还是战法。”

方锐很肯定。

“兴欣现在战法号就寒烟柔吧?难不成他会用寒烟柔?”

“不一定,”方锐摇摇头,“还有就是,他对枪系职业的掌握不输给战法。”

“那小小呢?”

“不知道,她的手速和反应都不算差,”方锐看了一眼小姑娘,“巅峰一百五十左右,均值一百二十上下吧,很不错了。”

黄少天一边看自家闺女,一边竖起耳朵听背后三个人讨论。果然这几个大神是怎么都瞒不过的,才两分钟,喻小小和苏叶子的情况就被他们摸得差不多了。

“哎,早说也应该让耀耀下来打一场的。”

方锐叹气。

“以后有的是机会打。”

张佳乐笑。

最后喻小小以微弱的优势赢下了这一场PK。苏叶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甩着手:

“累死我了。”

“散人的消耗那自然很大。”

黄少天拍了拍苏叶子的肩膀,

“不错嘛小伙子,我还是头一次看小小打同龄人这么费劲的。不过你是不是有所保留的啊?散人果然不太熟悉还是怎么?”

“嗯。”

苏叶子输了比赛也没见多沮丧,这份从容在七岁的小男孩身上是很难得的。

“过两天的正式比赛要加油啊。”

黄少天意味深长地说。

“哦……”

苏叶子看着黄少天,似懂非懂。孙哲平、张佳乐和方锐却开始思索,难道这人还留着什么后手?

TBC——



4←前情

6←后文


隔了两天都忘了自己之前写的什么了

庙会之前还是想埋个迷之伏笔啊(。

其实正式比赛苏叶子到底要用什么我自己都没想好(。

这两天日常超字数,感觉写这些乱七八糟的就特别带劲(pei)

评论(10)
热度(156)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