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全职/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LL果厨 长情不改

暖余生/ABO 6

ABO 日常

喻黄/双花/林方/韩张/伞修/双鬼/方王/昊翔/江周/包罗/刘卢

肖戴/莫橙/杜柔

时间线1:第十二赛季末至十三赛季黄金一代退役

时间线2:第十三赛季结束后七年左右

基本上都玩生子

有车(一不知道怎么推进剧情就用车凑字)不虐不刀

保证日更,双休日不定

不弃坑。保底字数大概是五万

——

Chapter.6

晚上八点,北京圆明园门口。

“你们杵这干啥呢。”

“儿子找不到了。”

“好巧啊。”

“这么巧,我们家的也是。”

“附议。”

“附议加一。”

十个大人宛如十根木头,站在如潮的人流中十脸懵逼。

那三个小姑娘两个小男孩儿转眼间人就没了,甚至包括最守规矩的韩晨晨。

“丢得了不?”

“丢不了吧,我们手机有定位。”

“我们家也有。”

“我们家的刚发消息说和你家的在一起呢。”

“那就没事了。”

“散了散了,多大事儿啊,到时候让他们门口集合。”

“好。”

叶修叼着烟第一个走了。苏沐秋跟在后面。

张佳乐视线一转,看到卖章鱼丸子的了,拖着孙哲平就走。

黄少天看那边有套圈儿的,欢呼着奔过去了。

方锐看远处的花灯好看,拉着林敬言过去了。

“他们这么放心孩子的吗。”

张新杰无语了很久,终于憋出这么一句话。

“……”

韩文清摇摇头,不知道什么意思。

“难得两个人出来,一起逛逛吧,不管也没事。”

张新杰叹了口气点点头,看起来还有点不太放心的样子。不过看韩文清那样也只好随着他去了。韩文清伸手过来,张新杰没躲,任由韩文清牵着他的手。张新杰体温偏低,冬天手经常冰凉的。今天出来他难得忘了戴手套,手一直抄在口袋里也不方便,只要手一伸在外面,韩文清就没放开过。两人手掌相贴,韩文清的体温传过来,张新杰手里温度在升高。张新杰抬手,把脖子上的围巾往上拉了拉,遮过了半张脸。眼睛眨了眨,透过眼镜去看天空。天上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好冷啊。”

张新杰轻声地叹了一口气,韩文清在边上闷闷地嗯了一声。张新杰扭头,就看到韩文清线条冷硬的侧脸。他笑了笑,转过身去用另一只一直揣在口袋里的手去摸韩文清的脸。韩文清脸上冰凉,突然被碰也吓了一跳。他看着张新杰:

“怎么?”

张新杰摇摇头,手再往上,指尖拈走韩文清发梢上沾着的红色纸屑。

“估计是刚刚放鞭炮的时候落在你头上的。”

张新杰把纸屑给韩文清看了看,慢悠悠地解释。说完他呼一口气把纸屑吹走,掸了掸手,趁韩文清不注意,踮了踮脚,迅速在他脸上亲了一小口。

韩文清愣住了,张新杰又用围巾把半张脸遮住了,看着他的眼神难得带着点狡黠。韩文清无奈地笑起来,松开了张新杰的手,绕过去揽着他的腰。

“好好的突然干什么?”

“就是,想了。”

张新杰很顺从,任他揽着慢慢地重新往前逛。边上又有烟花不断地绽开,映着漫天星火。

 

“看到了没老林。”

“嗯。”

“他们这么有情趣的?”

“啊……”

“啧啧啧张新杰真的看不出来啊。”

“……呵呵。”

方锐兴奋地扯着林敬言的袖口,小声嘀咕。方锐觉得有点饿了,这会儿是路过。庙会正好是遍地小吃摊。林敬言和方锐目击了大庭广众调情的韩文清和张新杰,方锐扭头就绕进了一家卖酸辣粉的。林敬言看韩文清和张新杰走过去了,就到酸辣粉店门口等方锐。等他的时候抬眼看到张佳乐左手糖葫芦章鱼丸子右手关东煮叉烧,孙哲平手里抓着钱包,就差在脖子上挂个写着“提款机”的牌子了。正好方锐端着个纸碗走出来,可能有点烫,给他烫得龇牙咧嘴的。

“看什么呢你?”

方锐用一次性筷子叉了几根起来呼哧呼哧地对着吹,林敬言摇摇头:

“看到孙哲平和张佳乐了。”

“就是那个叼着个鸡翅一嘴油不擦的?”

方锐沉默了一会,视线投向某个方向。林敬言顺着他视线方向看过去,发现刚刚才从卖叉烧的出来的张佳乐,瞬间闪到了边上的烧烤店里。

“我吃东西是饿,他吃东西……”

方锐心情复杂。

“单纯就是为了吃。”

林敬言心情复杂。

“算了不管他们了。刚我看那边灯挺好看的,去不去瞅瞅?”

“好啊。”

孙哲平和张佳乐就在这两人说这几句话的时间里又不知道走进哪个小吃摊子上去了。看张佳乐这架势估计是要把每个摊子都吃一遍。方锐边走边吸溜着酸辣粉,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用胳膊肘捅了捅边上的林敬言:

“哎,你发个消息给孙哲平。”

林敬言很奇怪:

“什么?”

“问他有没有带胃药。”

方锐笑。林敬言也立刻反应过来,两个人对着笑出了声。林敬言边笑边拿出手机,翻到孙哲平,点开来发了条消息过去:

“记没记得带着药啊?”

方锐咬着半个鹌鹑蛋凑过来看,然后眼睛里闪起了奇怪的光:

“老林你还有这种操作的?”

“嗯?”

林敬言重新看了一下自己发出去的短信。好几秒才意识到这条短信在猥琐的人眼里好像言外有意。

尴尬的是,孙哲平和张佳乐刚好在说下午开会时听到的东西:

“你说老林和方锐儿子都九岁了,还这么那啥的啊。”

“说得好像你这会儿来发情期了我还不能给你处理了似的。”

孙哲平就着张佳乐的手咬了口他的叉烧,风轻云淡。

“其实我倒觉得我们可以再要一个……”

他嚼着还有点烫的叉烧,含糊不清地提议。

“不要。”

张佳乐眉头立刻就皱起来了。

“你刚退役那会儿不是满脑子都想着要孩子的吗?”

“刚退役是刚退役,”张佳乐连连摇头,“你没生过,你不知道,我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孙哲平嘴角抽了抽:

“瞎扯吧你,虽说是早产,但医生说都没见过早产身体恢复那么快的。”

“……”

张佳乐被说中了,闷头嚼鸡翅。

“有蓉蓉一个你还不够我折腾的啊。”

半晌张佳乐才抬头,好像很不服。

孙哲平这会儿正在看手机,然后他抬起头,眼神让张佳乐一抖。

“什么?”

张佳乐凑过去看,发现是林敬言发过来的短信。

其实平时倒还好,主要是这两人正在讨论这个吧,短信里的“药”就显得只有那么一种可能。

“我靠,老林才不可能发这个,方锐神经吧,管得也太宽了!”

张佳乐火了,把没来得及吃完的丸子和冰糖葫芦塞到孙哲平手里,掏出手机就开始怼方锐。

方锐手机响个不停,拿出来一看张佳乐以不输黄少天的手速拼命给他刷屏。方锐被刷得一头雾水。他怎么不知道张佳乐为什么要给他刷屏,自己占着理亏也没什么话好说。他把碗里最后一口酸辣粉呼哧掉,控诉林敬言:

“都怪你,好好的就不能把话打完整了。而且明明是你发的他还非过来怼我。”

很明显都是你在管闲事啊。林敬言很无奈。他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把方锐嘴角的汤擦了擦:

“好好好怪我。你看你多大人了,还吃得满嘴都是。”

 

叶修懒得凑太大的热闹,一直往没什么人的地方走,嘴里烟就没停过,最后苏沐秋忍无可忍,趁着叶修把烟盒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大爆手速,一把抢了过去放进自己的口袋。

“你一晚上抽多少烟了。”

“啧。”

叶修知道苏沐秋在这种方面就是不肯让步,叹了口气也算了。

“难得不打游戏出来一回,你就不能享受一下生活。”

苏沐秋抱着胳膊看叶修,后者颓废的脸上写满了不想动。

“今天晚上刷了BOSS怎么办。”

“你在兴欣打比赛的一年里错过的BOSS多呢。”苏沐秋怎么不知道叶修有什么理由,慢悠悠地开始给他分析,“你不去又没关系,还有沐橙小唐他们,还有伍晨,他们又不是没了你没日子过。”

叶修懒得跟他争辩,自顾自地往人堆里走。苏沐秋跟在后面。两个人左看看右看看,庙会里还有不少游戏可以玩的,套圈射击什么的,奖品一般都是普通的小玩意。苏沐秋无意瞥到一个射击摊上,最高一千五百分的奖励是个看起来就挺贵的水晶发卡,限量一个。

“我赌五块,那发卡两百。”

苏沐秋悄悄对叶修说。

“一看就没什么眼光,至少三百。”

叶修烟被苏沐秋没收了,这会儿不知道从哪买了根棒棒糖叼着,口齿不清。

“沐橙之前是不是也想要个发卡的?”

苏沐秋说着已经走过去付了钱端起了枪,略微瞄准了一下。

“一千五百分啊宝贝儿,”叶修笑了一声,靠在边上看苏沐秋,“说打得到就打得到的?”

“你跟谁学的,还宝贝儿。”

苏沐秋抖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限时一分钟,看先生的准头和速度咯。”

看摊子的估计是老板的女儿,二十出点头的Beta姑娘,笑得很甜。

“哎妹子,你这一个人一分钟二十块钱?”叶修视线在礼品列表上飘,除去那个水晶发卡,其他的看起来也不算什么特别高端的东西。价格浮动在五十块上下吧。叶修在边上站了一会儿了,普通人基本一分钟能打六百多分,奖品基本都是批发价五块钱一个的小玩偶。不过那个水晶发卡的吸引力还是很大,也有各种Beta或者Omega姑娘推着自己的Alpha过来替她试一试。但是目前打上一千分的仍然寥寥无几,大部分还都是来带着小孩儿来凑个热闹的。

“对的呀,”姑娘点点头,“现在在玩的是您的Alpha?”

“嗯。”叶修随着姑娘的视线看过去,苏沐秋神色认真,半分钟过去,分数已经上了六百。

“您伴侣真厉害。”

姑娘拍了拍手。她身后五十几岁的老板望着苏沐秋的眼神透着微微的惊诧。

还有剩下半分钟,如果按照这速度还是没法打到一千五的。不过叶修不急,他太了解苏沐秋了,射击这种东西,在《荣耀》里苏沐秋可是数一数二的巅峰。真人也没事,准头和手速在那。苏沐秋前半分钟特意压了点速度用来熟悉规律,三十秒一过,叶修就看到苏沐秋以显而易见的加速度在提速。

第四十秒,分数板跳动着过了九百。姑娘都看呆了,苏沐秋扣动扳机又快又准,老板却开始坐立不安。他压根就没想把那个发卡送出去,就是放在那儿当噱头吸引顾客的,一千五,正常人都打不上去好吗。

可是这边刚好就来了个不正常的。五十秒,分数板跳过了一千三。苏沐秋还在加速,等一分钟结束的时候,最终的分数停在了两千整。

“不错嘛。”

叶修非常平淡地夸了一句。

“还可以。”

苏沐秋同样平淡地把枪放下,看向了边上呆着不动的小姑娘。

“请问……”

“哦哦哦!您,您真厉害!”

小姑娘才反应过来,转身去拿那个发卡。老板这时候犯难了,给还是不给呢?

“爸,你让让啊,人家都打上两千分了。”

小姑娘看着他爹挡在礼品柜前面不动,有点不满。

“你这丫头,”老板急了,“这个是那什么诗琪的,贵的要死,买了一千多呢,你就真给人了?”

老板声音不小,恰好就让边上的苏沐秋和叶修听到了。叶修不急,瞥了一眼苏沐秋:

“哥说什么来着?两百?”

然后他把手伸出去:

“快,五块。”

苏沐秋看着叶修伸过来的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至少三百,你差得也太多了。

但是叶修表现得这五块钱必拿,苏沐秋还真掏了五块钱放到叶修手里。叶修心满意足地把五块钱放进口袋里。苏沐秋不忘嘲讽他:

“五块你买包烟都不够。”

“这也是财富,你不懂。”

叶修不理他。

“爸你别丢人了,那是施华洛世奇,牌子都记不清就记得钱。”

姑娘也急了,估计真的是怕丢人。老板看姑娘得理不让,摇摇头转身把发卡拿下来,包装还没拆呢。姑娘接过,走到苏沐秋面前给他。

“恭喜您。”

“谢谢。”

苏沐秋朝她微笑了一下,姑娘脸立马就红了。边上叶修看到了心里那叫一个不爽:

“你信息素继续乱放,连人Beta都不放过。”

“哎,”苏沐秋看叶修难得吃了个醋,笑得开心得很,“怎么,吃醋啦?”

“吃你大爷。”

叶修调头就走,苏沐秋刚准备追上去,就听见身后一个遗憾的声音传来:

“哎,刚刚还在的啊,来迟了吗?”

TBC——


5←前情

7←后文


论一群不管孩子自己浪的大人们

其实写这个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名侦探柯南里面那几个小孩儿

跟着主人公上天入海

斗得过连环杀人犯救得了警|察局长官

最后来的是谁啊我不知道

评论(11)
热度(112)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