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圈名越长终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偶尔写血族
全职高手/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主页长期点文
LL果厨 长情不改

日常厚颜无耻求评论
评论的大佬!您想看什么我写什么!

猫说很委屈/ABO

千fo点文

ABO

方王

一句话喻黄,一句话刘卢

全架空,已婚同居

日常撸猫,梗来源于真实生活

文中那只猫是我爸在小区里捡的,这会儿正窝在我床上弄得全是毛,我很难受

 

——

“这是什么。”

王杰希刚下班到家推开家门,就见一只其实挺脏的小白猫窝在鞋柜边上。

“哦,今天我在小区捡的。你看它两只眼睛不同,跟你很像啊。”

方士谦在沙发上看报纸。

王杰希蹲下来和猫对视。

的确……两只眼睛不一样呢。

“我的眼睛颜色是一样的。”王杰希非常肯定地对方士谦说,“所以这只东西到底哪里和我像了。”

方士谦没敢把话说完。放下报纸走进厨房里开始折腾。

“你就非等我回来才能开始烧晚饭?”

王杰希把包放在沙发上,稍微洗了把手就来到厨房和方士谦一起准备晚饭。

“话说它你准备怎么办,养只猫事很多的。”

王杰希洗着手里的茼蒿,看向边上淘米的方士谦。

“又没关系,反正我们平时在家又挺闲。”

方士谦把淘米水倒到空着的盆里,准备过会拿去浇花。

“闲?你是嫌我整天上班不够忙是吧?”

王杰希仔细把茼蒿过了一遍水,放在篮子里搁在一边。从冰箱里拿出昨天买的黄鱼,微波炉里解冻。

“没关系吧,你不是一般都上半年忙吗。”

方士谦手里菜刀切着梅条肉,咚咚咚响。

小白猫看这两个大人好像暂时没有管自己的意思,偷偷地溜到阳台上转了一圈。阳台转完转到卧室,卧室转完转书房,书房转出来在客厅又溜达了一圈,觉得好像没什么好玩的,试探性地溜达进厨房,怯生生地对着忙活着的两个人喵了一声。

“嗯?”

方士谦和王杰希同时停下手里的事,回头看它。小猫叫完之后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被两个人疑惑的视线盯着又往后退了两步,缩到餐桌底下不动了。

“叮。”

微波炉说。

王杰希从微波炉里拿出解冻的黄鱼,正琢磨着怎么烧呢,就见方士谦从黄鱼肚子上揪下小拇指尖大的小块肉,放到小猫面前。

“……”

王杰希看着这人跟个智障似的,心疼肚子上莫名其妙少了一块的黄鱼。

方士谦一脸期待地看着小猫。小猫怀疑地闻了闻这一小块鱼肉,看了一眼方士谦,然后调头就跑。

方士谦被猫嫌弃了,很难受。王杰希不忘奚落他:

“刚解冻,还是冷的,换你你吃?”

紧接着又警告方士谦:

“你给我把地上收拾干净了。”

方士谦苦着脸把地上擦干净,重新回到厨房里捣鼓。王杰希把该洗的菜洗完之后就出来了,他向来是不负责炒菜的。觉得现在好像也没什么事情做,看向了沙发边上的一小团。

刚捡回来,想养的话这么脏肯定不行。要不……

“我到对门去一下。”

厨房里抽油烟机声音已经起来了,王杰希只好对厨房大喊一声。

“嗯?”

方士谦显然没听清,王杰希觉得反正就在对面无所谓了。他打开门,站到对门门口,开始敲门。

“有人在家吗。”

过了半分钟,没听见人说话声,先听见猫叫,随后才是熟悉到不行的叽叽歪歪:

“谁啊这个点不在家烧饭出来串什么门?你知道吗我锅上还炒着菜呢要是糊了你得给我负责知道不。哎王杰希?你来干嘛?啧秋葵你出来干什么?进去进去整天想往外跑。”

黄少天穿着睡衣来开门,脚边上一只英短目光炯炯地望着王杰希。

“你家猫的沐浴露借我用一下。”

“啊?你家什么时候养猫的,我怎么不知道?你买的还是方士谦,没听说过啊,文州好像也没告诉过我。你等会。秋葵你给我进去!再往外一步试试!”

黄少天扭头进去了,王杰希就蹲下来摸英短的脑袋。过了一会黄少天咚咚咚地跑出来把一个塑料大瓶子递给王杰希,无奈地看着被摸得直呼噜的秋葵:

“它跟你比跟我还亲。我都怀疑文州给它起这个名字是不是我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那你家的叫白斩鸡的鹦鹉……”

王杰希拿着瓶子站起来,看着黄少天欲言又止。

“我呸!你快走你快走,烦不烦烦不烦。”

王杰希懒得和黄少天争辩,拿着瓶子转身就走了。到家的时候方士谦正在尝着锅里的汤。

“你干嘛去了?”

方士谦看他回来了,有点纳闷。

“到对门去了。”

王杰希给方士谦看了一下手里的沐浴露瓶子。然后走到继续窝在沙发边上的毛团面前,一只手捏起它的后脖子把它提起来,径直拎到洗手台上。

方士谦目瞪口呆。他对小动物都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结果小猫团好像还没有什么挣扎的迹象,乖乖地任王杰希把它拎到洗手台里。家里洗手台边上有一个小莲蓬头,一般都是给女生光洗头的时候用的。装修的时候方士谦没和人谈好,忘了告诉装修公司是男A和男O住在一起。装好之后一直没有用过,这会儿倒有用了。

王杰希把莲蓬头扯出来,试了试水温,把水稍微调小了一点,对着猫头顶就冲。

“喵——”

小猫团抗议地大喊一声敏捷地跳到一边,方士谦听这一声吓了一跳,连忙把火开得小了点就过来。

“你这样太暴力了吧。”

方士谦哭笑不得。小猫委屈地看了他一眼。

“……”王杰希也有点不知所措,早说刚刚问一下黄少天要怎么给猫洗澡了。

这时候,门被敲响了。方士谦和王杰希对视一眼,王杰希示意方士谦去开门。方士谦认命地走过去,打开门低头一看,原来是对门黄少天家女儿。

“小小啊,怎么啦?”

方士谦朝小姑娘笑笑。小姑娘手里拿着个小吹风机,朝方士谦甜甜地一笑:

“爸爸说刚刚忘了把这个给王叔叔了。小猫猫洗完澡不吹很容易生病的。”

“谢谢小小啦。”

方士谦接过,摸了摸小姑娘的头。

“那个,要我帮忙吗?”小小想了想黄少天的原话:

“想王大眼也不可能会给猫洗澡的,别给猫折腾死了。小小你去看看顺便把吹风机借他们用用,救猫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你说对不对啊文州。”

刚接女儿回家衣服还没来得及换的喻文州放下东西就进了厨房,非常配合地点头。

“在家都是我帮秋葵洗澡的。”

小小加上这么一句话。方士谦连忙点头:

“好啊,谢谢啦。”

“没关系!”

小姑娘进门换鞋,趿拉着拖鞋就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洗手台边上。

“不能这样,会吓到它的。”

小小左右看了看,自顾自搬了张小板凳垫脚,接过王杰希手里的莲蓬头,轻车熟路地给小毛团洗澡。

王杰希无语地看着这个把别人家当自己家的小丫头,再无语地看看被水淋得相当舒服的湿哒哒的一小团。

王杰希看好像没他和方士谦什么事了,就把方士谦赶到厨房去烧饭。自己则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看小小给它洗澡。边洗小小还边念叨要注意什么,王杰希觉得好笑还是一点点地都记着了。

“好啦!”

方士谦那边最后一盘菜上桌,小小这边也完成了给猫洗澡的光荣任务。

小毛团洗完之后变得雪白,王杰希这才发现它长得是真的好看。两只眼睛一只碧蓝一只碧绿,吹干之后的毛很蓬松,整个一美人坯子的模样。

喻小小抱着沐浴露和吹风机回家了,小毛团则蹦下洗手台跟着王杰希到餐桌边上。王杰希刚坐下拿起碗筷,小毛团就蹦到自己身边空着的椅子上,眨巴着一双好看的眼睛看着自己。

“干什么?”

王杰希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摸了一把小猫的脑袋。小猫眯了眯眼睛,随即就在椅子上蜷成了一团。

方士谦够过来想看,奈何桌子挡着一点都看不到。

“叫个什么名字呢?”

王杰希不管苦巴巴看不见的方士谦,自顾自地开始想。

“见识过喻文州家那只叫秋葵的猫和叫白斩鸡的鹦鹉之后,我就觉得取名这件事千万不能交给小别和瀚文。”

方士谦嚼着黄鱼,口齿不清。

刘小别是小区门口宠物店店主,卢瀚文是他的Omega,年纪却比刘小别小了不少,现在还在上大学。喻文州家那只猫和鹦鹉就是在他们家宠物店买的。刘小别和卢瀚文住在他们家楼上一层,也是时常来往的。

扯着扯着话题就被扯远了,最后委屈蜷在王杰希边上的小毛团还是没有名字。

吃完饭后方士谦洗澡,王杰希洗碗。王杰希洗完碗把厨房收拾干净,脚边就传来绒绒的触感。小毛团抬头看他,不停地叫。王杰希才意识到还没喂它,家里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实在懒得再往对门跑一趟了。他擦着手看了眼挂钟,六点四十五,卢瀚文估计正好要回来了吧,就给刘小别发了条短信,让他转告卢瀚文带点幼猫粮给他,明天上班的时候会把钱给他。

没一会刘小别就回消息了。王杰希看着小毛团在他脚边上蹭来蹭去也很无奈,只好弯腰把它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它在王杰希腿上转了一圈重新躺下来,小脑袋搁在爪子上,一副委屈模样。王杰希用手慢慢地给它顺毛,一边刷着微博。这时候方士谦刚好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了,走过来向王杰希讨了一个吻。亲了一半方士谦突然觉得腿上划拉着似的疼,松开了王杰希低头一看,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不停地抓着自己的腿,皮肤上布着细小的红痕。

“明明是我把你捡回来的。”

方士谦不满地敲了敲小猫的头。小猫不爽地躲开了,屁股对着他重新在王杰希腿上躺好。王杰希看着自己的Alpha和腿上这一小团哭笑不得。

 

终于喂饱了小毛团,看着它窝进了沙发边角落里,王杰希自己才去洗澡。洗完之后头发还没擦干呢,就被方士谦拖进了卧室。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床上,方士谦欺身压了上来。

“你干什么,起开。”

“我一个星期没碰你了。”

方士谦好像也很委屈,脸埋在王杰希脖子边上,声音很闷。

“……”

他说的是实话,王杰希这一周都挺忙,洗完澡直接就睡着了,方士谦想碰他都不行。难得今天王杰希不忙,结果还被猫占去了晚上大部分时间。这会儿王杰希终于乖乖躺在他身下了,方士谦抓住机会,直接就想上。

“行吧。灯关了去。”

方士谦一直在自己标记腺边上呼气,嘴唇还有一下没一下地触碰。AO吸引永远都是双向的,一个星期又不是只有方士谦憋坏了。

灯被关掉,屋内喘息声渐重。沙发角落里的小毛团耳朵动了动,睁开它那双颜色不同的大眼睛,蹑手蹑脚地迈着猫步走到卧室门口坐下。

“我进去了?”

“嗯、嗯……啊,慢点……”

“乖…腿再分开点。”

“别,不要……啊!”

“杰希你咬得我太紧了,放松点。”

“不行…哈啊……”

小毛团坐在门外歪着脑袋,听着屋内传来的这样那样的迷之声响。

它就这么坐在门口坐了一个多小时。方士谦打开门准备去扔点什么的时候,低头看到小猫一脸无辜地抬头看他。

二十大几岁三十几岁的大男人堂堂Alpha啊,居然被这么一只小猫盯得不知所措。

“喵?”

小猫开口,奶声奶气地叫了一下。

王杰希看方士谦杵在门口不动,再仔细一看白白的一个毛球坐在门口,显然是坐了挺久了。

王杰希沉默了两秒,翻身,扯被子。谁知这时候小毛团一下子蹿进去就想往床上跳。方士谦一个箭步捏住它的后颈,把它拎到阳台上放着,关门。

小毛团在阳台思考自己做错了什么。

 

反正方士谦和王杰希第二天把小毛团从阳台放出来的时候,都觉得有点没脸见它。

然后小毛团自己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卧室门一关起来,自己就主动跑到阳台上去,以防听见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END——



大写的尴尬

希望我是那只猫:)←被灭绝星尘糊脸

评论(18)
热度(344)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