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絮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高三狗 已开学 所有坑缘更
我只能保证不弃坑
ABO专业户
全职/王者荣耀
不定期开车
LL果厨 长情不改

深爱如长风/ABO

千fo点文

ABO

龙信×狐白

一句话邦良

双结局BE/HE

现代paro 全架空

——

深夜十一点半,韩信推开了那家自己常去的酒吧大门。

满目彩光炫目,舞池里不同的人们身形摇摆不定,Omega想尽办法往心仪的Alpha身上靠,信息素混杂在一起,谁也分不清彼此。

“哟,来了啊。”

“嗯。老样子。”

韩信在吧台边坐下,老板刘邦每晚十点都会亲自坐在这里,韩信和他也算是不少年的交情了。

还有就是张良了,是刘邦的Omega,这会儿正坐在刘邦身边算账,看韩信来了头也不抬,点了点算是打招呼。三个人相识这么些年,见证了彼此从学生时代成长到现在。

刘邦这家店说干净也不算干净,这也就是张良每晚必跟着刘邦过来的原因了。只要不在店里搞出一个Alpha误把一个Omega标记的尴尬大事,二楼是旅馆,一夜情随你玩。

在这种地方倒也出过一见钟情相见恨晚的人,只不过真的是太少了。

韩信常常到这来多半也只是为了消遣,刘邦也旁敲侧击在韩信易感期的时候问过他,意思就是酒吧里对他有意思的Omega不少,随便找一个陪自己过个易感期。Alpha易感期虽然不像Omega发情期那么虚弱,身体里有火烧着也难受。韩信笑笑全都拒绝了。刘邦和张良就沉默,他们不是不知道原因。

 

上高一的时候,他们三个是一个班的,同班人还有一个Omega叫李白,文科成绩那叫一个好。韩信和李白整个高一说是不对付,不对付不对付着总让人觉得这两人的荷尔蒙不太对劲。刘邦和张良也八卦过,韩信不说话光是笑,也不否定。后来李白知道了,一个暴栗砸在韩信头上,头顶毛茸茸的狐耳抖得那叫一个不安。

高二分班张良选了理科,刘邦跟着去了。李白选了文科,韩信也跟着去了。

后来张良物理竞赛拿了省一保送了,刘邦家里财大气粗后台硬的,也是硬挤进了张良保送进的那个大学。李白高二小高考一结束人就没了,韩信问了李白他表姐王昭君之后才知道,他考雅思去了。

韩信以为自己和李白关系也算不错的了,就是李白发情期到了自己都可以帮个忙的那种不错。结果这种事他完全没听说过。王昭君看着韩信倒有些意味深长,韩信没心思管王昭君,怎么想心里都挺不是滋味的。

当天放学吃完晚饭,韩信把晚自习翘了,问了王昭君地址就跑到李白家去了。李白父母不和他一起住。

背着单词晕头晕脑的李白打开门,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白龙反应了好一会:

“你他妈跑我家来干嘛。”

“你考雅思都不告诉我一声的?”

“我告诉你能咋,你帮我考还是什么?”

李白背单词背得一肚子火呢,韩信很明显不是很好的语气把他的火也激起来了。

“小高考完了你人没了,也没人告诉我。”

韩信憋着火,自顾自进了屋,书包往李白桌上一扔。李白急了,Omega 的房间哪有随便让Alpha进来的道理。

可是韩信已经一脚踏了进来,然后就看到自己上周体育课之后就找不到的衬衫躺在李白床上。

“靠,你拿我衬衫干嘛?”

韩信有点懵,拿起来一看,还是洗过的,带着洗衣液的味道。

“不对啊,你洗干净了都不还给我?”然后韩信反应过来了,“你这么喜欢我信息素?”

“……”

李白觉得自己没法跟这人交流下去了,进都进来了看都看到了那就随他去吧,反正自己也懒得解释,直接无视了白龙,把他的书包往地上一丢,带起耳机重新开始背单词。

韩信一时间居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干什么了,傻愣着坐在李白床沿。

李白嘴里低低念着单词和长句子,手里笔时不时在写什么。韩信托着脑袋看他,忘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

一直到晚上八点半,李白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看见韩信居然歪在自己床上睡着了。李白面部表情纠结成了一团,试图去叫醒他。结果韩信雷打不动。李白从韩信身体底下把自己的衣服抽出来,隐隐觉得不大对劲。

他那天不小心把韩信的衬衫带回家了,原本是准备洗干净了还的,但是想自己发情期快来了,他的信息素是周围所有接触得到的Alpha当中自己最能接受的,所以存了个私心就把衬衫留着了,本来想着用了抑制剂还有Alpha信息素可能会更容易过去一点。暂时没有告诉韩信自己要考雅思也是这个原因。

结果韩信这人直接跑自己家来了,李白都怀疑这人是不是缺心眼。

李白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发情期来了。

早该意识到了,Alpha在自己床上窝着,本来就有可能推动着提前。

韩信是被Omega信息素催醒的。

后来的事挺理所当然的,一个临时标记而已,别扭着就别扭过了。

从这时候开始韩信给李白临时标记给了一年多,这一年里韩信忙高考,李白忙雅思。

高三毕业之后韩信准备去找李白,王昭君告诉他李白在六月八号那天航班往伦敦去了。

从那之后韩信一直就没见过李白。

 

大学毕业的时候,韩信突然跟刘邦张良说,觉得李白现在回来了,就在这座城市。这两个人不是很明白韩信为什么这么肯定,没有发表什么看法。

结果又是三四年过去了,刘邦这酒吧都开了两年多了,韩信还是没见过李白。也就是从两年之前开始,韩信天天十一点多往这边一坐跟个怨妇似的。身边Omega来来往往,韩信硬是一眼都没看过。

张良偷偷跟刘邦说,韩信这简直就是用自己在演示什么叫做“人间自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这天韩信晚上公司有事,难得没有到酒吧来。张良是绝对不允许刘邦在公共场合对他动手动脚的,所以刘邦倒觉得有点无聊。他东张西望着,酒吧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紫发狐耳青年。

刘邦吃了一惊,觉得自己看错了。他瞅了一眼张良。张良和他一样也是一脸惊愕,来人赫然是李白,长相太有辨识度了,而且和韩信一样,这么多年过去几乎都不怎么变的那种。

李白头一次来这儿,有点束手束脚的。张良赶紧开口喊:

“李白!”

喊完之后捅了捅刘邦,刘邦也反应过来,赶紧打招呼。

在这种地方看到高中同学,显然李白也没想到,惊喜之余张良愣是看出了点遗憾。

“好久不见啊,怎么,你们两个现在就在这开店?”

李白绝对是个健谈的人,迅速和刘邦张良聊开了。没聊两句还是没忍住,小心翼翼把那人提起:

“那么……韩信,你们和他还联系吗?”

刘邦和张良对视一眼。

“巧了,他两年多了就今天晚上没来。怎么,要不我把他号码给你,你打给他?”

韩信上大学的时候换了个号码,那会儿李白正在英国不知道哪地方呢,联系说断就断了。

李白听了还是摇了摇头:

“算了吧,到底还是我不辞而别了两回。”末了再补上一句,“别告诉他我来过。”

说完了就拎着包准备走了。刘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良就把他扯住了:

“干扰别人家事是要遭天谴的。”

李白推开了酒吧门,已经是深秋了,内外温差极大。扑面而来的凉风直灌他的大衣里头。他打了个寒噤,把大衣稍微裹紧了点,又把围巾围起来遮了小半张脸。头顶狐耳抖了两下,然后就被人不太客气地从身后捏住了。

李白整个人都僵在那不动了。狐狸耳朵可是很敏感的。

“你回来了?”

捏着他耳朵的人朝他耳朵里吹气,李白身上鸡皮疙瘩从后脖子起到脚后跟。他哑着嗓子带着颤音:

“韩信?”

“是我。”

韩信不捏他的耳朵了。一阵风从两人身后吹过来,李白余光瞄见银白色的发丝被风吹起,在深秋的寒夜里飘拂不定。韩信把手从李白耳朵上挪下来,然后双臂伸开,从后面把李白整个人拥进怀里。

“别说话。”

李白张了张嘴,韩信赶在他之前低声。Alpha用了命令的语气,李白乖乖地闭嘴,一个音节都没发出来。

这么多年了,李白的信息素依然是纯粹到极致的青梅酒香。韩信都觉得自己可以一百次地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你知道自己不告而别的两次对吧?”

韩信抱了一会,突然问。

“……嗯。”

李白不知道怎么说,干脆先这么答了再说。

“那你是不是得补偿我点什么?”

韩信语气带着戏谑,李白后背一凉。

韩信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用比较委婉的方式表达自己对李白这种做法的不满了,但是他第二天一大早看着躺在自己身边满身吻痕满脸泪痕的李白,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处理这件事。

 

刚从英国回来,在这个城市没有落脚点的李白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住进了韩信的家里。两人的日常生活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变成了小两口模式。韩信十一点多仍然是要去酒吧的,只是李白时不时还会跟着。一开始不觉得,久了刘邦和张良就发现这两个人之间仍有隔阂,还是不简单的隔阂。

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让刘邦和张良觉得仿佛回到了高三那年,韩信不厌其烦地每个月给李白临时标记。按理说这种情况终身标记了多省事,结果韩信却没有。张良有时候偷偷问李白原因,可惜李白也是一头雾水。不管李白发情期来得多么突兀信息素多么汹涌,韩信从来没有越过那条界线。

最后是刘邦硬是从韩信嘴里问出了原因。

“标记了他他就离不开我了啊。”

韩信这么对刘邦说。刘邦觉得可莫名其妙了:

“那你为什么不标记他呢?”

“我凭什么让他离不开我?”韩信反问,“高二一次,高中毕业一次,他走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习惯这样了。

“他走就走吧,我就是希望他走的时候不要有太多包袱,然后……告诉我一声。”

 

韩信不记得在哪看到的了,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

他对李白好像跳过了浅喜的阶段,直接来到了深爱。苍狗的万象光彩都没有来得及体会,只剩捕捉不到的万里长风。

浅喜是把他标记了留在身边,深爱是随他自由一剑天涯。

韩信做好了李白随时离自己而去的准备,也说不清是高中那两回养成的习惯还是什么。为此他克服了Alpha标记占有Omega的本能。

然后被韩信说中了,李白还真又走了。这次走的时候李白告诉韩信了,连行李都是韩信和他一起收拾的。

临走的时候李白说,有机会还会回来的,可能会带着自己的Alpha一起回来。

韩信说好,拜拜。

然后李白走了,身影消失在韩信目光尽头。

长风吹过摇曳了满天的白云。

END①——

 

韩信总以为自己能够无动于衷,甚至对李白略带轻松的一句“到时候把我Alpha带给你看”也是这样。

但是他毕竟是韩信,仿佛这么多年压抑着的占有欲在这一瞬间完全爆发出来。他想象不到李白有了别的Alpha陪伴的模样。他妈的,李白是自己的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自己的。

他不会把他的任何一处交出去,哪怕是一声心跳都不行。*

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

是深爱没错,但是韩信从不是安安心心做长风的人。

他咽了口唾沫,飞快地穿过人群,终于在李白通过检票口的时候,按住了他的手腕。

“别走了,跟我吧。”

韩信喘息未定,眼神却渐渐浮现了高中时的模样。

张良总觉得高中毕业之后韩信变了不少,隐忍不发的次数越来越多。尤其是对李白的态度,宽容到纵容。

这会儿韩信好像变得尤其固执了,非常不讲理地拽着李白的手腕把人从通道拖出来。李白觉得莫名其妙,看到韩信的眼神也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你干什么。”

李白突然心情大好,从自己告诉韩信自己又要出发到刚刚,他都在等韩信把他留下来。

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

韩信不适合这句诗,李白太清楚了。

他倒从不怕世事万千变化如苍狗,长风过境也未免太旷大无垠。

“跟我回家,我现在就把你标记。”韩信拉着李白的手腕就走,“你他妈再跑一个试试,我把你干得床都下不下来。”

“你这么厉害的,我之前怎么不知道?”

李白应,迎上韩信的目光。狐眸中光华逆转,眼角带上一丝狡黠和媚意。

“回去你就知道了。”

韩信笑,笑得傲然临风。

END②——

*原话来自《独占我的英雄》




第一次写正儿八百不搞事情不开车的信白

我他妈觉得自己OOC破天了:)

顶锅盖跑

评论(7)
热度(76)

© 满城风絮 | Powered by LOFTER